千岩万壑不辞劳红尘陌上待君归-枯惹

作品分类:全部文章 2019-05-23

红尘陌上待君归-枯惹

(图片来源网络)
红尘陌上待君归
若有人兮山之阿,披薜荔兮带女萝。
——《山鬼》
初识女萝,钱今凡是于屈子九歌中山鬼一篇,早知屈子善以香草喻美人,却仍不得知这出现于一卷之始,传颂千年的女萝为何物。直至韶光流逝,岁月更迭,懵懂稚女长成如花年纪,方知红尘陌上,女萝拂衣王圣淳,只待一人而归。
时光沿着掌心脉络一路蜿蜒至岁月荒芜,像是漫长生命里陡然照进一丝光亮,瞬间晕染了山鬼苍如白纸的人生。我所知的山鬼,是濯发深山幽泉,抱雪野石松林的神女,我所知的女萝,是寂寥寒霜暮云,青葱烟冷溪径的芳草。然声纳无铜,在某个夏日的午后乡村小电工,时间静默成斑驳光影,高贵的神女足下踏赤豹掌中抚文狸,身披薜荔腰束松萝,带着一身清寒出现在闯入者面前,自此人间多了一段绝唱。
“茑为女萝地铁楼兰女,施于松柏”,我私心里想着,当年的山鬼是否也曾念叨着这样句子,幻想有朝一日那与她命定之人能手执长剑,一路披荆斩棘来到她面前,如女萝寄松那般相守余生。
山中不知年,一个恍神间她已独自看过无数个花开花落,而他终于姗姗来迟,香兰为佩芰荷为衣,为她吟唱着相濡以沫的誓言。她的心里只有他,他的心里却不只有她,他还有他的家国张子洲,他的君王,他不能许她余生。短暂的欢愉终究只是巫山一梦,他走了,带着她的思念。她是山鬼,却不能踏出她的山林,她的一生便也只剩了等待,等那人尘世方了,等那人载香远归。只是后来啊,他的国亡了,他的一截身子葬了江河,她便至死也没能等回她的少年,空山松岗,只剩下女萝绵绵候君魂。
千年时空交叠,盛唐的烟火绽放在繁华长安,一个人的影子在另一人身上得以显现,太白的洒脱倒随了屈子,落笔处女萝与等待亦结了化不开的缘分狼影啸啸。
太白在送刘十六归山时曾作诗云:“楚山秦山皆白云,白云处处长随君聂琳峰。长随君,君入楚山里,云亦随君渡湘水。湘水上,女萝衣,白云堪卧君早归。”
这定是将等待写到极致了,一句“白云堪卧君早归”已是至情深处,倒不拘友情亦或爱情。试想茫茫云水飘渺间陶天月,一叶小舟裁开水光潋滟千岩万壑不辞劳,舟上蓑衣客准返网,岸边白衣人,湘水横波,女萝钒香康妮·塔波特,太白含泪挥别友人,十六呀,你要去那楚山,那白云便替我陪在你身侧,陪你渡过湘水,去往天涯,他年白云缱绻,我身披女萝还等在原地,只盼君早日归来。有此老友倒也人生无憾了,只因心知无论去向何方,无论前路迷惘,只要思及还有一人还在等待,那颗漂泊的心总也是暖的。
人说,世间最苦莫过等待,因为无望,世间最幸莫于等待,因为还有幻想。
等待啊,不过等一场绮丽而无望的梦,梦里的少年衣白随风漾,梦里的女萝枝上生新芽,可等的人却还未归。爱情啊,不过一场输赢的博弈,胜的人趾高气扬,不屑一顾小林星兰,输的人画地为牢,作茧自缚。
若有一日,你走得倦了,可否回头看一看,纵使一别经年,我也不曾离开原梓霏,红尘阡陌荒凉,我身披萝衣,待你缓缓而归。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