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信网首页王安石 略谈宋史-三.拗相公-弃智书局

作品分类:全部文章 2018-04-23

王安石 略谈宋史|三.拗相公-弃智书局
临川先生是宋代政治上不可不提的人物,他的变法虽然最后失败,但无论从思想上还是制度上都引起了一场巨大的震动,那么我们今天就来说说这位“拗相公”的事迹(本文有较多吹王安石成分)
王安石变法——铁屋子里的破壁者
说起王安石变法,那就一定要从宋代原本的政治制度说起。宋太祖赵匡胤定鼎江山之后,鉴于五代诸侯割据,武将当政,王朝寿命极短,这些都是统一之后的北宋需要解决与面对的问题,所以赵匡胤定下了“强干弱枝,守内虚外”的政策,不同于一些人,我并不反对这个政策的施行。王朝创立之初,最需要的自然是安定的社会环境,汉朝之初以黄老治国,与民休息便是典型案例。所以宋代如此做也正是为了纠正唐代后期藩镇割据的状态,从而达到社会与政权的的稳定。
当然,作为“祖宗成法”军神之子,它在后面也的确出现了问题,三冗便是如山铁证稀货街,有人说这是矫枉过正,有人说是饮鸩止渴。可是矫枉过正不意味着纠正就不对,即将渴死之人也不得不饮鸩止渴,在宋初的社会环境和历史环境,这应该是当时能给出的相当优秀的解法了。
恒则变,变则通,通则久。任何制度在发展的过程中都需要变革,而面对北宋中期严重的冗官冗兵冗费,王安石的变法应运而生。

这位“拗相公”的变法,针对的也正是北宋当时存在的问题,不重农业,军队质量低下,作战效率低,朝廷收入少等。他完美的结合了自己的异想天开和古人的智慧,将春秋战国时期法家的“奖耕战”批判继承,并且精确地找到了问题的症结。农业发展需要什么?是农民的土地与财产,而土地和财产在何处?豪强地主之手。那么好,青苗法,方田均税法,我把国库的钱用较低的利息借给你们,再逼出地主藏匿的土地,一切就能迎刃而解,同时朝廷得收入也因之有所提升杨乐意。军队质量低为什么?“养兵”的募兵方法导致士兵的素质稂莠不齐,战斗力自然低下。那便施行保甲法和裁兵法,军农合一的同时,保障了社会治安,更是精简军队保证了战斗力。最后,再用将兵法,改变兵将分离的状况,提高军事机构的运作效率。
说起来近乎是完美的一次改革,但最后依然失败了,原因何在?
失败的原因,中学的历史课本上归结为失去了皇帝的支持,同时侵犯了地主豪强的利益,又因为反对新法者顽固的思想,从而导致失败。
而依我来看,不只是这样。我以为王安石的变法已经脱离了改革的范畴,近乎一次政治和思想上的革命。他在宣传变法时也说“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惧”,完全是以一种战天斗地的姿态进行的这次变法。就像我标题之中借用鲁迅的话打的比方,王安石可以说是在用自己的能力,去打破宋王朝制度那牢不可破的铁屋子。
而王安石变法的失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的对手完全不是他一人的力量能够抵抗,他的对手不只是保守派,不只是地主豪强,更是从汉朝独尊儒术以降,我国的政治和文化传统。而我们纵观所有国家的发展史,无论是法国大革命也好,美国独立战争也罢,还有我国近代的百年黑暗乃至文革。一个国家如果要进行颠覆性的发展,那么只有两条路,像英国一样,花上几百年时间潜移默化,或者像其他的国家,用更短的时间经历动荡,破而后立。可无论是如何短的时间,也不是王安石这一代人所能完成的。他的变法已经是触动了这个国家的根本,乃至这个民族的文化,这不可能是他一个人所能抵抗的。他的变法可以说近乎是超越了历史时期,想要成功,如登天之难傅羽嘉。
涅槃者当经浴火之痛,王安石自然懂得这个道理,而他也的确认为宋王朝能够挺住这次变法从而获得新生,而他没有想到他自己挺不住,或者说他近乎是把自己献祭给了变法。他的很多行为之中都能看出来他在变法之中很少顾忌所谓“犯上”的言论。因为没有可信的人,他便提出另设机构,在实质上由自己来掌握军权和财政权,如同前代宰相一样,甚至可以用张居正的一句话“我非相,摄政也”。很多人都说神宗对新法百般支持,可事实上神宗支持的只是不触犯“祖宗成法”的新法。“兵农之业相半,可以恃战守乎?”这便是神宗对王安石用来替代“养兵”的“民兵”制度的质疑。
王安石的行为让我想到了袁崇焕,学信网首页作为大明王朝的最后障壁,他将辽东的兵权统一指挥,以一种近乎拥兵自重的方式保卫这最后的明王朝。甚至做出了带兵进入京城的,可以说是大不敬的行为。二者的举动如此相似,而结局也殊无二致。王安石的变法几乎完全,而袁崇焕也最终死在了自己人手里,可叹,可叹。

王安石变法的另一部分失败原因来自他对当时百姓与官僚的能力与德行的错误判断。他的新法我完全可以说望而生畏造句,如果能被良好的施行,那么将会铸就一个不一样的北宋,但是呢?青苗法到最后还是变成了高利贷,保甲法在实行的时候也成为了与“募兵”并行不悖的存在,王安石在设计新法时应该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或者是他想用法家的那一套“以治法治人”,可是完全没想到他的新法执行的竟然如此之差,加之近乎与整个文明对抗的姿态,变法也终究是空中楼阁。
此外还有一点,王安石的变法失败也是我国古代吏治问题的体现。我不相信王安石不明白他自己用政太急,可是他更明白的是,如果不在自己活着的时候变出成果,那么死后新法必定迅速消失,化为泡影。我国古代官员提出的制度一定是随着本人生灭的。王安石正是因此无可奈何,于是只能赌,赌自己新法的被接受和完美实施。也正如同悲剧的定义——把最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们看,他的变法完全没能成功。
临川先生的变法如同一颗流星,他试图用璀璨的光华冲破阴霾,但是失败了。可是也正是这流星的光辉,让我们穿越时光的长河,依然能在心中铭刻下那最为绚烂的星斗。
从“三不”看王安石的思想内涵
上文中已经谈过了王安石变法的合理性与成败原因,而关于他的思想则是在其中一笔带过的说明。如此大的精神财富这样略去未免可惜,于是在此,我们来更为详细的说说他的思想,
凡是都要由表入里来看,而能体现王安石思想的,最明显的无疑是那句人人皆知的“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惧”。以我来看,这三句话固然是保守派攻击王安石的标靶,但更是王安石用来革故鼎新的利刃,三句话也分别从不同的角度质疑了完全以当时的儒学治国理政的问题。他用这三句话,在保守派与旧法既得利益者的攻讦中开山辟路,让新法得以在这个帝国里生根发芽。
首先是“天变不足畏”,这句话的矛头指向其实非常明显,便是从汉代以来,被儒家奉以为圭臬的天人感应学说。当然,指向天人感应并不是介甫的主要目的,更重要的是从这里将保守派“缴械”。改革初期彼岸无爱,不断有人用各种各样或真或假的自然异象,试图证明王安石的变法是有问题的,如范镇“乃者天雨土,地生毛陆光达,天鸣,地震,皆民劳之像也”,吕诲“天时未顺,地震连年,四方人心日益摇动”。
而面对一切的一切的诽谤,王安石不为所动一介匹妇,以“天变不足畏”一一化解,更是表示“天文之变无穷,人事之变无已,上下傅会,或远或近,岂无偶合?”,用相当合理的解释予以反驳。这里我们可以看出王安石的一种唯物主义精神,他不相信天象与人事有关,没有拘泥于已经近乎沦为律学的儒学的窠臼,而是能从一个更为可观的角度来看问题,这无疑是思想上的巨大进步。
其次“祖宗不足法”,所针对的也是儒家。孔子当年反复表示“继周”,而当他人要变其法,向他询问时也予以抨击“季孙氏若欲行而法,则周公之典在;若欲苟而行,又何访焉”,后世的儒生也如是效法,将“祖宗之法”当做不可改变的铁律。而王安石则强调变化,认为政策应当合于“所遭之变”“所遇之事”王璐丹图片,国家方能发展,这也粉碎了保守党用来保护旧法的一面盾牌“祖宗之言”,。
而我们也需要去注意这里王安石的极为巧妙的做法,他并没有直接表示摒弃以前的一切,自造制度,而是假借“法先王”之名,掩人耳目,防止诽谤的同时,强调“法先王”是“法其意”,进而通过自己的语言来解释这些意思,降谷零达到改革的目的。从中可以看出,王安石对律学和经学都很有研究,不论是对经典的解释,还是通过法律解释的方式来实行变法,都是一种非常“怀柔”但非常有效的方式。同时这里体现出来的一种对于各家思想的灵活运用,也是他思想的一大特点,我们下文会提到。

再来看“人言不足惧”。当然这里有一个被曲解的地方,所谓“人言不足惧”,其实原话是“流俗之言不足惧”,流俗,用现代汉语来说就叫喷子。而什么人会被定义为流俗呢。司马光说王安石“拒谏”,把所有反对新法的人称作流俗以掌控舆论,其实不然。王安石所谓的流俗,指的是那些(他认为)思想保守僵化拒绝改变的人。比较著名的是富弼,作为“流俗”之人也屡遭王安石批判,而在他被罢相之后,司马光为其求情时神宗也表示“(富弼)自为相,一无施为,唯知求去”,这也更加证明了王安石的正确。
王安石通过这句话过滤掉了保守党的言论,从而使新法更好的施行。这种对客观,正确的追求,对流言的不顾,也恰恰是他身上法家思想的体现。他精确地找到了新法所去之物与新法所取之人,对旧的既得利益者攻击的同时,也通过纳谏很好的让新法体现了民意,与商鞅变法不谋而合的行为,不得不说是对法家思想的继承。
从上面我们能看出,王安石的思想并不依附于任何一家学说,相比我上面所说的灵活,我更愿意用海纳百川这个词来形容。中学历史课本讲过,到了宋代,儒学的地位已经大大降低,而佛道却是后来居上。王安石并没有像很多的儒者泥古守旧,将一些明显过时的东西奉如至宝,也没有去遮遮掩掩的吸收两家学说,而是完全不存门户之见,将三家,乃至更多自己的所学融为一体,也就铸成了自己的思想。他的初衷有可能是吸收各家学说,从而达到充实儒家义理的目的,但实际的结果则是产生了一种独创的思想。
王安石的思想若是非要归类,最接近的可能是明末清初的实学,他的思想也同样是讲究经世致用,无论是阴阳儒墨释道法,只要能治国理政,那么我就可以去用。而他的思想并非分裂,而是融合,从《三经新义》来看,完全无法判断那段的注释是出自哪一家,这也证明了他的思想是融会贯通的。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对各家思想是批判继承而非稂莠兼收。被明确记载“介甫平生最喜老子”的他,却依然有“矣老子者独不然,以为渉乎形器者皆不足言也,不足为也,故抵去礼乐刑政而唯道之称焉,是不察于理而务髙之过矣。…其书曰:“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今之治车者,知治其毂辐,而未尝及于无也,然而车以成者,葢毂辐具则无必为用矣,如其知无为用而不治毂辐,则为车之术固巳疎矣”(《临川文集》六八)的言论;王安石在新法的制定中多有运用法家思想,而他也表示“然而刑之使人不欺,岂可独任也哉”(《临川文集》卷六七)。这都能体现他对各家思想的批判继承。
总而言之,我以为王安石是当时不可多得的大思想家,打破窠臼,打破门户之见,进而更好的利用各家思想治国理政。这是历史上极为罕见的,不同于实用起来的儒家强调王道,也不同于后世的理学强调自修,他的思想,是真正的内圣外王之道。
诚然,他的思想并非没有缺点,其中最大的缺点便是脱离了历史时期进行的思考,我们可以看到,他很多的政治,经济思想都很接近现代,历史的发展可以证明他的想法的确没错,但放到当时的时代,未免过于天马行空。
而如同我上文所说,他想用治法治人,可他完全没有想到用治法治法的问题,想到了法律如何实施,却没有考虑到可行性的问题。过于完美主义正是他的问题之一
但如果要我来比喻王安石,我可能会做出一个奇怪的比喻,我认为王安石的形象很接近我心中的悟空。他不畏传统,不惧权威,融合诸道王天宝下苏州,有了自己的独特思想。他敢争敢斗,用自己的所学来为大宋王朝剔除弊病,哪怕是与豪强,与朝臣,与传统为敌,无所畏惧。他也是真正的君子之儒,忠君爱国,相较于专攻笔墨而无所为的小人之儒,他用自己的,看似大逆不道的方式,挽救着这个王朝。司马光说王安石“必欲力战天下之人,与之一决胜负”这本身是一句抨击他的话,可我看来,这句话正配得上介甫的倾尽孤勇,配得上这位“拗相公”敢于令一个王朝沐火涅槃的勇气与傲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