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瓜瓜睡衣熊对于《愤怒的香蕉:只有媚俗的网文,可以拯救深刻的传统文学》的补充说明-玄派

作品分类:全部文章 2018-05-09

睡衣熊对于《愤怒的香蕉:只有媚俗的网文,可以拯救深刻的传统文学》的补充说明-玄派

香蕉:促使网文出现的第一本书我认为应该是《我是大法师》,这是一本目的性相当明确的小说。
它打破了一切细枝末节,一切传统文学所要求的标准,唯一冲着一个目标去,就是——被读者喜欢。
但是在这样一本游戏之作中,后来者看到了可能性:原来不需要非常严谨超级书童,周继先不需要非常多的内涵,不需要起承转合之后达到人生的升华,我们只需要抓住读者一些浅层的兴奋点叶云凤,读者也是买单的,他们不单会看下去张梦涵,而且会一直想看。
主编评论:《我是大法师》这本书,现在看起来或许有些小白,有些幼稚,但是在当时,这本书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写法,可以说为后来的网文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让后面的作者可以看到——哇,网文竟然可以这样写。
这扇大门的名字叫做——金手指。
在《我是大法师》中,主角所穿越到的异界是个西幻魔法世界,世界中有一样“神物”可以补充、加强法师的精神力。据说只要一小口就能够增加极大的魔力——这种东西在异界的名字叫做“灵幻异果”。
当然这种“神物”在异界肯定是很少的,但是主角是来自地球的,他看到这种所谓的“灵幻异果”后,当场就懵逼了——这特么不是地球上的地瓜吗?
他之前在地球的时候吃了无数的!
这就是《我是大法师》主角的金手指,一个并不需要很复杂很通顺的逻辑,而给主角所制造的巨大助力——这个逻辑只要勉强说的通顺就够了完形崩溃。
所以,按照香蕉的说法希普曼,金手指只要满足读者们的“浅层兴奋点”就行了,就算读者们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那又如何呢?
金手指不讲究逻辑,或者说金手指只讲究一些最浅显的逻辑就行了。
所以,随着网文的发展,金手指发展到今天所达到的极致,出现了一个类别的小说——系统文。
系统文当中,系统就是主角的金手指,而对于系统的来历、运作原因这些更为深层次的内容,作者完全不需要交代甚至根本不用去考虑。
作者们只需要将系统的兑换、抽奖原理设置清楚即可极品小散修。)
香蕉:传统文学一直在追求艺术的复杂和高端,我们追求一本《战争与和平》能改变世界?做不到,但是网文指出了道路。
一百年前我们衡量社会的文明程度,几十万的读书人而已,现在你要衡量社会的每一个人,未来的文学必然是要覆盖到社会的每一个层次的,我们要让人喜欢上读书,然后慢慢地、切实地改变他们,让他们的脑子在心悦诚服的气氛里自然地动起来,必须要有娱乐文博瓜瓜,浅层思辨文,深层思辨文,最后才能让人走到最高的精神追求里去。
网文的媚俗,恰恰是它最有价值的,甚至能够拯救这个世界的元素。也只有媚俗的网文,可以拯救深刻的传统文学,因为相对于追求一本两本的名著拉起整个社会,我们更加迫切需要的,是整个渴望名著的土壤。
我们不要轻视网文,不要轻视读者的需求,不要轻视自己内心的需求,同时也不要轻视传统文学,有空可以看一看各类名著什么的,感受一下它们是怎么将复杂的感受最终表述出来的沈旭佳,你如果能够掌握复杂的手法,你要表达一点简单的情绪,洒洒水而已。
事实上如果我们能够精确把握情绪在脑子里形成的过程,我们可能根本不需要研究手法,脑子里的情绪本身是自带镜头的,先发生什么,后发生什么,带着某种音乐的旋律,走向一个呼之欲出的高潮情节,你照着写出来,自然而然就能找到最好的手法。
主编评论:香蕉的这段话恐怕会引起很大的非议,但是在我看来,香蕉说的非常正确。
网络文学自从进入主流视线以后,就被很多人非议,甚至有人还提出了“网文毒瘤”这么一个说法。
这种说法很可笑,也很可悲。
但也不奇怪,因为这个世上总有些人认为自己才是世界的中心,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是最正义的,其他一切都是异端天黑黑钢琴谱。
诚然,网文当中质量良莠不齐,但是就这么一棍子打死是不是太极端了呢?
厚重的传统文学的没落,真的是网文所造成的吗孙答应?
这个锅网文还真的背不起。
真要说起来的话,现在的很多人不愿意看书,是整个时代发展的问题。
时代发展越来越快久弥直树,科技日新月异,人们每天接触到的信息量比二十年前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繁重的工作,快节奏的生活,让绝大多数人很难有时间、有心思让自己沉静下来,去仔细品味一本写作手法很复杂的小说。
时代在变化,文学创作的手法也应该随之发生变化严琨。
就好像终结小偷这个行业的不是警察,而是移动支付;终结方便面的也不是另一种方便面,而是越来越方便的外卖派送一样。
导致传统文学日渐衰落的,也不是网文,而是新时代无处不在的巨量信息。
在大家抱着一个手机就可以随意的接触到全世界的信息时,谁还会抱着一本枯燥的书籍慢慢啃呢?
(不要说什么欧洲的地铁上,人手捧着一本书或者是报纸,国内的地铁上里见八犬传,人手抱着一个手机。那是因为他们的地铁上没有信号,直到一个叫做“huawei”的“邪恶”的公司给他们开通了这项服务以后……爱学习的欧洲人生活就改变了……)
所以,如香蕉虽说的,眼下文学最要解决的问题,是让人们重新开始看书。
当大部分人连书都不看了,那文学就真的成为最后一小部分人自娱自乐的玩具了。
就好像,电影当中也被人大致分为“文艺片”和“商业片”这两类洪荒接引。
在一些导演眼中,只有“文艺片”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电影,至于那些“商业片”,都是徒有画面的垃圾,根本就不能算是电影。
但是偏偏,他们看着商业片的票房眼红的要死,觉得是观众们没有眼光,他们拍的好东西无人欣赏,这种爆米花垃圾却能够获得那么高的票房。
电影和文学的道理其实是一样的,都是一种艺术的表达方式罢了。
而在现在这个时代,光喊情怀而不讲究经济利益的,就没有能够做下去的。
那些自以为文艺的导演亚伦格林是谁,面临着没有投资人敢投资,就算拍出来了,院线的排片也是极少的境地。
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观众太少,电影不赚钱。
近年来,院线越来越多,每年的票房节节升高,能够在这其中起到大部分,甚至可以说是决定性因素的,还是商业电影。
只有让投资人赚钱、院线赚钱、周边各行各业都在赚钱的产业,才能够良性的发展下去。
所以,商业片的最大作用,是把市场建立了起来,也是让观众们养成了进入电影院里消费的习惯。
而文艺片现在真的就没有市场了吗?
当然不是!
《失孤》、《亲爱的》、《烈日灼心》等文艺片一样取得了不俗的票房和口碑。
文艺片并非是没有土壤,但是这么一点土壤,养不活整个电影市场。
所以,只有当整个电影市场活下来,火起来以后,文艺片才能够在片广袤的土壤当中,赢得一席立足之地。
文学和电影的处境其实是很相似的拳皇本纪。
无论是哪个行业,想要发展都绕不开一个基础,那就是生存。
只有先生存下来,才能发展壮大。
文学同样也是如此。
而网络文学,也并不是一开始就“媚俗”的。
当年有个文学网站名为“榕树下”,巅峰的时候号称是“中国最大的文学网站”。
后来呢?
没有一个完整、健康的商业模式的行业,是无法长久的。
这是互联网时代已经被证明的真理。
情怀填不饱肚子,而有些人自认为自己写的“精品”,其实也不过就是自娱自乐罢了。
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自娱自乐,在如今日益增大的压力下,作为一个成年人李梅火攻,首先要考虑的,也是确保自己要先生存下去,然后才能够去追求所谓的“创作梦想”。
网文当中虽然有很多作品看着很幼稚,但是网文的最大作用,却是以一种娱乐的方式,让很多人养成了看书的习惯。
这些人一开始可能只需要浅层的精神需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自己的积累,这种精神需求就会由浅层而转往深层,他们可能更愿意看一些值得让自己去思考的书。
所以,香蕉说的没错,网文给文学、创作提供了生存的土壤,虽然这片土壤现在看上去有很多的杂草,只有当这个土壤肥沃了,扩大了,量变终会引起质变,万千的花草当中,终会出现一些经典的作品,乃至是名著。
而这一天,并不会太久。
— THE END —
打赏是最好的鼓励!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