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的奇妙夜王林子:渐行渐远的记忆-微澧州

作品分类:全部文章 2019-03-15

王林子:渐行渐远的记忆-微澧州费蒙特
新朋友点上面蓝色字即可关注微澧州分享、传播大澧州文化。在这里,领略别样风情,开启尘封乡愁,回望诗意栖居。
 

那天在老街上喝茶,喝得百无聊赖时,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慢慢悠悠的拨浪鼓声,我下意识地一回头,只见一位大爷正挑着麦芽糖担子由远而近。见此情形,在座的我们这一帮平均年龄超过35岁的中青年都不约而同地站起身,快速地跑过去叫住那位大爷,大家一计算,索性买下了大爷卖剩下的全部麦芽糖。
其实我们这一帮人中平时大都不喜甜食,那天却不知为了什么,都对甜得让人牙疼的麦芽糖爱不释手。一位朋友一边吃一边装了一块在一个食品袋里,说:“我要带回家给儿子尝尝,告诉他这是爸爸小时候的零食,比现在的巧克力好吃多了。”
卖糖的大爷年过花甲,他说他年轻时就曾卖过一段时间的麦芽糖。现在老了在家享了几年清福,可实在是闲不住,于是又将过去的行当重新干了起来孝慎成皇后。说起这份重操的旧业,大爷感慨道:“现在跟以前不同了,生意不好桃学威龙啊,小孩子们很少买它,有的甚至不知道我是卖的什么东西,还不如大人买得多。”

都说80后是最喜欢怀旧的一代申善雅,其实70后也怀旧,只是怀得比较内敛一些,相较于70后,80后的伤春悲秋似乎显得更加直白而矫情。90后就不必说了,社会节奏太快了冷情夫君,他们追新都尚且费劲,哪有情愫去怀旧呢。网络上列举过那些正在消失和已经消失的老行当与老手艺者,例如画糖人、老银匠、刻章、精修钟表、砖雕工艺、剃头匠、装裱技艺、号子唢呐、篾匠、吹糖技艺、油炸馓子、绞脸(俗称扯脸)、嵌花边、老扎匠、钉秤、爆米花、板凳龙永久勾玉卡,等等,以上这些我大都不仅非常熟悉,而且印象深刻王浣。直到现在替嫁成殇,我都还记得儿时西门的那块空地上常常有个老大爷在那里爆米花,那“轰”的一声炸响,是我儿时心里最刺激的声音,如今却成了心中永远的唏嘘。张振朗
记得诗人木心有一首《从前慢》的诗,诗中所写非常符合过去的心境: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要是这首诗现在来写,恐怕会变成这样了:现在的日色变得快,车、马、邮件都快,一生随便爱多少人;现在的锁也难看,钥匙古板一个样,你锁了,也就懒得打开了。

几年前,我曾经遇见过一个做秤的师傅,年过花甲的他有一子一女军中绿花歌谱,儿女都有自己喜欢的事业,对做秤毫无兴趣。师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苦恼自己的老行当的传承问题安居乐业造句,博物馆的奇妙夜后来他终于想通了:“子女们有权选择自己喜欢的行业,因为时代变了,以前寄一封信要一个礼拜的时间,现在用电脑一秒钟就寄到了,如果硬要现在的年轻人像我一样坐下来,一刀一刀地雕刻一秤杆,也太难为他们了。”
很多人对老行当充满了缅怀,一方面在于那些经过手工做出来的物品,精雕细琢玛拉沁信息网,质量可靠;另一方面在于对逝去年岁的不舍,那些远走的青春像一朵永远不凋零的花,虽历经风吹雨打,然而在人们的心中依旧坚毅地生根、发芽。
---------------------------------------------------------------------------------------------■公众微信号关注:微澧州;weidulizhou■主编微信:anrandailao 真诚期待和您成为朋友!■ 投稿邮箱:weilizhouwenxue@163.com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