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教育王绪琴剽窃“自以为是”命题的文献研究及其批判(四)-长白山书院

作品分类:全部文章 2018-04-25

王绪琴剽窃“自以为是”命题的文献研究及其批判(四)-长白山书院

王绪琴剽窃“自以为是”命题的文献研究及其批判(四)
——兼论“王绪琴学案”的历史与逻辑
吉林大学行政学院博士 公颜瑜
二、关于“自以为是”命题的相关问题域与概念范畴的文献梳理
由“丙申学案”与“丁酉学案”发生的历史与逻辑所决定,学案发生的逻辑起点顾成栋,是王绪琴于2016年发表在《哲学研究》的“期刊论文”——“《中庸》与走出‘自以为是’”,其行文严重“剽窃”鞠曦先生的“自以为是与走出自以为是”的思想理路与相关概念范畴。对王绪琴“剽窃”行为的反思表明,其与王绪琴2014年提交书院的“作业论文”——《中庸》与走出自以为是具有逻辑一贯性,与17年提交的“重论自以为是”的论文——“自以为是与《易经》哲学”具有历史与逻辑的统一性。因此,为了正本清源,以推定“王绪琴学案”的本质巴伐利亚玫瑰,本文在这一部分,对王绪琴“自以为是”的三篇论文中剽窃鞠曦先生“自以为是与走出自以为是”的思想理路、相关问题域与概念范畴,进行文献梳理。由于《气本》一书涉及“自以为是”的内容为第241页与第242页,上文中已将原文摘录。两段内容中的概念范畴方面的问题,与“自以为是”的“三篇论文”重复,因此不单独梳理。
(一)作业论文与期刊论文——“《中庸》与走出自以为是”中的问题域与概念范畴的文献梳理
1.王绪琴剽窃的“自以为是”与“走出自以为是”的问题域
(1)鞠曦先生对“自以为是”与“走出自以为是”的提出与论证,以及王绪琴作业论文与期刊论文“《中庸》与走出自以为是”存在的问题,陈咸源在《长白山书院丙申丁酉学案:论王绪琴论文与书籍剽窃问题(一)之“自以为是”问题》一文中,进行了详细、正确而深刻的论证,摘录如下:
就在王绪琴所引的文献即《哲学、哲学问题与中西哲学》之中,鞠曦先生恰恰对于自以为是的原因做了说明。“西方哲学表明,对前期哲学家的自以为是的自觉与反思并给出是其所是,是西方哲学的理性动力。可是,后期哲学家反思批判前期哲学家的自以为是之后,在给出新的是其所是的哲学建构中又走向了自以为是,使自以为是——是其所是——自以为是的哲学怪圈贯穿了西方哲学史,最终在自以为是与是其所是的二难困境中,使哲学走向终结。可见,就西方哲学而言,自以为是是哲学的起点,也是哲学的终点。西方哲学史表明,从哲学的产生到哲学的终结,都承诺了对自以为是的自觉与反思,从而使自以为是成为哲学的根本问题。所以,西方哲学的思想理路和历史进路表明,哲学是解决自以为是问题的思想理论学说,但哲学自身却成为自以为是的思想理论形式,自以为是成为不可克服的问题使哲学终结。我的研究表明,哲学之所以不能解决自以为是的问题以及哲学成为自以为是的问题本身,是因为时间和空间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因此,时间和空间是哲学的基本问题。问题表明,时间和空间的主体性产生了自以为是,对自以为是的自觉与反思产生了哲学,哲学因自以为是而终结。所以,解决哲学的自以为是问题首先要从时间和空间的基本问题上着手。哲学的终结表明了其乃理性自以为是的集成,自以为是表明时间和空间的主在性是哲学问题的集成,哲学从逻辑起点到问题的集成而终结,表明了时间和空间问题的基本性和集成性,由此决定了哲学自以为是问题的根本性和集成性。对西方哲学的反思表明,由本体论承诺与逻辑推定和主体论承诺与形式推定的统一所决定,哲学是主体的理论建构,对哲学建构的本质性给出如上述的“智慧”等等哲学定义,说明了这些定义的自以为是,其中尤以哲学是世界观与方法论为甚。这些定义表明了哲学理路的自以为是,从而决定了所形成的哲学史是自以为是的历史。由哲学的本体论地位所决定,自以为是的哲学生成了自以为是的社会发展史及科技发展史。”
自以为是作为哲学的根本问题,根源乃在于时间与空间的哲学基本问题所决定。而之所以产生“自以为是”,乃在于主在的被存在问题,主体性由于主在的被存在推定主在与客在,导致因为无法自觉到主在被存在与缺少去被存在的方法最终只能走向自以为是,最终哲学史形成一个自以为是的循环的怪圈。这里首先是主体的成形在时间与空间之中,在西方哲学当中即表现为“成肉”(incarnation)的问题,不过西方哲学由于灵肉两分,选择性忽视或还原掉了身体的存在特性,而向着灵魂的超越性进行开展。这里必须同时明确的问题是当主体性开展的时候,即“自以为是”开始形成的时候,身体作为建构的身体——非物质性身体——一并展开博文教育,而成为身体-躯体(Leibk?rper)本·贝克曼。这是一种同时性的关系。这一点在人类感知的起点处就已表明,身体的参与——包含了两个维度即身体的动觉(Kin?sthesia)与身体自身的实在化——使感知成为可能。这是一种主体下形路线的认知伴随着身体的实在化行为与对象化行为。这一点在《黄帝内经》当中亦有清楚的表达,在《阴阳应象大论》中,岐伯谈到“在东方生风,风生木……其在天为玄,在人为道,在地为化。化生五味,道生智,玄生神”,风也,动也,神随之生成而万物化生成形。引此重在证明,神识作为主体性的展开与主体成形是同一个伴随性的过程。自以为是是在这种意义上而言的。 而要克服自以为是鲁兆博客,乃在于对于内时空的发现,即时空的统一,在内时空当中,时即是空,空即是时,是一种神识意义上的统一性。换句话说唯有进入内时空之中,才有可能克服自以为是的问题;周易正是在这一内时空的形而中的意义上展现为卦的形式,最终通过卦所显明的损益之道,由内时空的中和、均衡达至形而上,穷理尽性以至于命。而西方哲学与文化根本未能认识到主在的被存在与主体性逻辑起点处所展开的自以为是的被存在的特性——即人首先就是被存在的,人的思维也是被存在,以思维的形式去展开对于世界、他物的认识和推定都是被存在的——且由于还原掉身体或虚假的主体的自由而诉诸灵魂的超越与不朽性恰恰仍然是主体推定的结果,仍然是被存在。鞠曦先生指出“在我们在回答存在问题之前,首先要考查主体自身的存在,这一作为人的主体性存在的形式问题,由于人类对自己的存在---形式的自在从来都没有被怀疑过,这就引起我的怀疑,这一问题就是:人怎样证明自身的存在流鬼国。我的研究发现,西方哲学除了把人的存在作出形式化的证明之外,即人具备的时空形式和人以自身的时空形式所进行的思维以外,没有对存在和存在的形式化给出更为可靠的证明,由此,我提出的进一步的问题就是,人类怎样证明他所存在的时空形式的本质和所据有的本体论关系和他所运用于思考的时空形式的自在性,这构成我的全部的形而上学的思考。”鞠曦先生非常敏锐地抓住了主体性的超越性疑难的问题,而这也是困扰西方哲学自产生到终结的最根本性的问题。而鞠曦先生在时空统一论对时空到时间与空间的发生过程以及主体性的生成做了深刻的表述:“时空统一论之意识与时空。意之时是意成为意之本源,但是,由于此时之时随意发生,故此时为他在成意。可见,此时的他在虽然存在,但成意的他在转而成为意的自在,主体从此时开始以意之时成为主体性,但主体性的有为效应,则要以意之时的识之空的主在化,才能对存在的被存在去被存在,主体性由此而出,然要害在于,为了去被存在的他在在本源上不可克服此时的意之时,所以,所有的识之空都为意之时而已,更大的问题也由此发生,时之间因此而来,此后,时间的概念的主在化成为人类万劫不复的他在。”鞠曦先生从时空统一论和意识的角度指出了主在的被存在问题,从而论证了自以为是的根源。而在《时空统一论》其他章节中当中鞠曦先生更是详细论证了主客体,主在客在与自以为是的问题。鞠曦先生说:“象形表明,时者,日之寸也;日之寸者,空之工也,为空生时也,故时即空也。空者,穴之工也;穴之工者,日之寸也,为时生空也,故空即时也。此乃时空生生,于生中和,故时空统一,本在也,本在而生生者也。时承空而存,空承时而在,故存即在、在即存也林卓延,此存与在统一,故谓存在也,故时空即存在,存在即时空重生粟小米,时空即为本在,故本在与存在统一,本在即存在,存在即本在也。故本在之存在,乃存在之本体,本体论之谓也。本在之生生谓存在,存在而生生从而以生生为方式之存在者,为存在之被存在、时空之被时空。被存在之主体,人也。人之主体性为内时空之外化的时空意识,从而以时空推定客体,客体为主体时空所推定,乃主体内时空外化为外时空而推定之,故谓主在也,被时空也。主体推定客体,为主体把主在内化于所有客体之中,对客体时空内涵之外化,即客在也。因存在之被存在之时空统一性,主在与客在都为存在之被存在,故为被存在统一的主在与客在,都是存在之必然,故历史与逻辑统一。时而空故间之别让情两难,时间也;空而时故间之,空间也;此为时空主体性之外化并以此推定客体之客在化,故所有客在都是时空之间化,故时空是哲学的基本问题。以往哲学都把被存在误为存在、被时空误为时空,使之无法区分本在、主在及客在,从而使哲学步入自以为是的理性误区,因此,自以为是是哲学的根本问题。”正是因为主体的误认,将被存在误认为存在,被时空误认为时空,从而导致主体的自以为是。这一点在西方哲学当中表现明显,由于在先的自我意识的推定以及永恒性与超越性的假设,造成了自以为是的根本问题,也是因为如此,身体的问题从未在西方哲学中赢获应有的位置。实际上如胡塞尔所言,上帝的超越性恰恰是主体性意识之内的结构所决定的,一切关于上帝的超越性问题都应该在意识的结构当中去找。也就是说,始终是主体性的问题。可惜胡塞尔尽管有此认识,但还是通过先验还原还原掉了身体从而使纯粹的先验自我占据了更重要的位置。但胡塞尔的思想是开放的,我们也可以顺着胡塞尔的思路进一步探究,优瓦夏这也是为什么自胡塞尔之后的哲学家都从胡塞尔那里吸收了重要的思想资源。鞠曦先生正是在时空统一论的基础上对易学展开外化从而形成了“形而中论”,以卦的形式形成了形神中和的穷理形式与范畴。换句话说卦是形而中的,主体的穷理亦包含自身在其中,从而根本上克服了“自以为是”的问题。形可以理解身体(body),形与神俱 ,从形上观之,“血气者,人之神,不可不谨养” “血者,神气也” 。于此才可能形而上,精义入神。卦亦即存在形式(body,身体),但主体性蕴含其中,主体之超越亦蕴含其中。之所以可能乃在于卦之中蕴含损益之道,主体可以通过自我操作损损益益。主体中和于本体(本体包含天地之存在及其背后的生生本体论)从而可以实现内在地实现超越,在内时空中展开主体的自控而达至形而上。关于卦的形式完美性,在于主体(今之主体孔子)分别以天道阴阳、地道柔刚、人道仁义,兼三才而两之,六画成卦而以“卦”的形式将“理性与命”、“存在的被存在的去被存在”的内容贯彻其中。首先在理性与命的角度而言,卦的形式先天承诺了天、地、人三才之道的中和统一性,即存在(天)与被存在(人)的中和统一性,用哲学的话语外化表达即为存在与被生成的存在的在存在论与认识论(理性)层面的统一性,即被存在(人)为存在(天)所决定,而被存在(人)又可以——按相关范畴——穷及存在以去被存在,同时人的主体性及实践性自在其中——表现为柔刚、仁义及其上下之道——从而去被存在。这是一种主体论、本体论(存在论)、认识论、价值论(动机关联体与目的的统一)的中和统一,统一为卦的形式。故鞠曦先生言,卦乃形而中,卦的形式(含方式与形式的中和)中和天地人之道,天地人三才之道自在其中。故言形而中者谓之卦。人以卦为形式来穷理自在承诺了形而中谓之人。而存在的被存在的去被存在之所以可能也自在于卦的形式当中林球立。在易经里表现为天地——乾坤——卦(六爻)之承诺推定。先天之象中“天地定位”沙娜拉之剑,中天之象“乾君坤藏”——天地藏体化理,六爻则不见乾坤,藏体化用。因此尽管人作为双重被存在,即人被地所存在,地被天所存在——人作为被存在的被存在望月芽心,但因将存在(天地)及其功用“理”为乾坤——则天之乾理含地,地之坤理有天——后乾坤藏理化用而成六爻卦象。则被存在与存在中和为卦的形式,后又通过卦所揭示的损益之道而去损行益,益之无穷而去被存在,这样存在的被存在的去被存在就成为可能。这里可以看出“理性”是动态的“穷理尽性”,而这一“与”(Mit)之所以可能乃在于卦的中和性或言时空的中和性。在时空的维度讲,即时空的被时空的去被时空,最后返回时空之自在从而形而上者谓之道。
也正是在这样的维度上才可能解决自以为是的问题。所以鞠曦先生说唯有易可以回应西方哲学的问题。易之外化的哲学形态回应西方哲学的基本问题,而这一基本问题是人类性的基本问题,是哲学的本质要求。中庸根本达不到这一点。鞠曦先生说:“《中庸》上论在形而中的意义上推定了‘穷理尽性’的理性形式。然而,由于是在形而中,所以,当主体‘以至于命’时,‘喜怒哀乐’乃形而下,所以,形而下的自为性使主体脱离形而中,从而使人的‘以至于命’归属‘形而下者谓之器’的自以为是。”
可见王绪琴将自以为是当作一个重要的哲学范畴时,却不给出论证,而直接拿来就用,给人茫然不知所归的感觉。而《<中庸>与走出自以为是》一文论证《中庸》可以走出自以为是,结论亦是牵强。鞠曦先生上世纪八十年代提出时空统一论,并提出“自以为是”思想观点,早于王绪琴;且就算从出版的文章来看,最早的文章可追溯到鞠曦先生在1998年在《周易研究》上发表的《哲学问题在当代和<周易>哲学观诠释——形而上学与形而中论》, 也比王绪琴在16年在《哲学研究》提出的“自以为是”概念要早。且从往来书信上看以及在《哲学研究》上的以鞠曦先生为佐证证明自己的原创性来看,已经构成剽窃!
(2)鞠曦先生直接文献:关于“自以为是”与“走出自以为是”的提出以及相应概念范畴的提出
鞠曦原文摘录:我所推定的“自以为是”这个概念范畴只是对哲学问题进行的概括,是对哲学理路和历史进路的推定和理论把握。对“自以为是”的自觉与反思产生了哲学,所以,自以为是成为问题乃哲学所承诺,把“自以为是”作为哲学范畴,是对哲学根本问题和哲学原理的中和贯通之结果。就人的主在性和逻辑起点而言,“自以为是”使人以自己的思想独立于自然界,“人”才成其为人。但是,问题在于,人的自以为是要有一个限度,这个限度来源于主在的时空限定性,在主在的时空限定性之内,人的自以为是得到经验的证实,使自然科学得以长足发展。可是,当人类企图越过主在的时空限定性时,则暴露了人类的“自以为是”,在主在的时空限定性之外,人类则无能为力,此时,哲学和科学则必然终结。所以,形而中论的和中为是才能解决哲学和科学的终结问题。形而中论表明,要想避免自以为是,只有走中道,走形而中的理路。
上述表明,鞠曦先生首次而明确提出了“自以为是”的概念范畴与“走出自以为是”的理论——形而中论。因此,王绪琴所论的“自以为是与走出自以为是”的历史与逻辑起点都只能是鞠曦先生,所以,王绪琴未对概念范畴进行历史与逻辑的交代而直接使用,显然是主观故意,实为“剽窃”。
(3)鞠曦先生的原始文献:关于“自以为是”与“是其所是”的概念范畴
鞠曦原文摘录:西方哲学表明,哲学起源于古希腊,一般把前苏格拉底哲学称为本体论阶段,把“哲学”视为“智慧”。这一阶段的哲学逻辑起点是对“始基”问题的思考,并自以为是的建立起概念范畴,以说明事物的本质性。在这一时期中,因哲学家的不同而把本原归类于不同的存在形式,例如水、火、数及原子等等。显然,这些所谓的“智慧”是对时空效应性的自以为是神医皇后,因此,苏格拉底认为应当追究“智慧”的所以然而提出认识的主体性问题,“认识你自己”的命题在本质上是对哲学自以为是的自觉与反思。因此,始于苏格拉底的“爱智慧”,实质上是对“智慧”的自以为是的自觉,是对自以为是的哲学批判。苏格拉底引导哲学对是其所是进行理论建构,最终对“是”进行了形式化“其是”的理论建构,是由苏格拉底的再传弟子亚里士多德完成的,其概念的范畴化、逻辑化和形式化,开辟了主在形式化和体系化的哲学进路,从而决定了西方理性的历史方向。然而,由于是其所是的主在性,使概念的范畴化、逻辑化和形式化同样没有走出自以为是。
西方哲学表明,对前期哲学家的自以为是的自觉与反思并给出是其所是,是西方哲学的理性动力。可是,后期哲学家反思批判前期哲学家的自以为是之后,在给出新的是其所是的哲学建构中又走向了自以为是,使自以为是——是其所是——自以为是的哲学怪圈贯穿了西方哲学史,最终在自以为是与是其所是的二难困境中孙小蝶,使哲学走向终结。可见,就西方哲学而言,自以为是是哲学的起点,也是哲学的终点。西方哲学史表明,从哲学的产生到哲学的终结,都承诺了对自以为是的自觉与反思,从而使自以为是成为哲学的根本问题。所以,西方哲学的思想理路和历史进路表明,哲学是解决自以为是问题的思想理论学说,但哲学自身却成为自以为是的思想理论形式,自以为是成为不可克服的问题使哲学终结。我的研究表明,哲学之所以不能解决自以为是的问题以及哲学成为自以为是的问题本身,是因为时间和空间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因此,时间和空间是哲学的基本问题。问题表明,时间和空间的主体性产生了自以为是,对自以为是的自觉与反思产生了哲学,哲学因自以为是而终结。所以,解决哲学的自以为是问题首先要从时间和空间的基本问题上着手。哲学的终结表明了其乃理性自以为是的集成,自以为是表明时间和空间的主在性是哲学问题的集成,哲学从逻辑起点到问题的集成而终结,表明了时间和空间问题的基本性和集成性,由此决定了哲学自以为是问题的根本性和集成性。
2.王绪琴剽窃的概念范畴:外化(形式化)的西方哲学、中国哲学内化性的理论形式
王绪琴的作业论文,摘录如下:
……人类的哲学从来没有放弃过解决这一矛盾的努力。相对注重外化(形式化)的西方哲学,中国哲学内化性的理论形式似乎更加容易解决这一问题,……
上述内容只爱妖孽父皇,涉及到鞠曦思想对中西哲学不同理路的划分。
鞠曦原文:在哲学学科的形式性上,中国古代文化中根本没有哲学这种学科形式。但是,如果认为有必要对中国文化中的智慧作出哲学上的推定,就象古希腊哲学家对他们的智慧所作的形式化推定那样,那么,在哲学承诺着智慧的学科形式性上,中国文化中的智慧就承诺着哲学的逻辑和形式。智慧使哲学产生, 但智慧并不是哲学。哲学在其本质性上承诺着对本体的逻辑推定及由此产生的学科体系,即由本体论承诺和逻辑推定的统一、主体论承诺和逻辑推定的统一、价值论承诺和逻辑推定统一形成的自恰的哲学体系。推定中国哲学,必须首先对中国文化中的价值论承诺和范畴进行主体论承诺和形式推定与存在论承诺和逻辑推定抗日之雪耻,即对中国的哲学智慧进行由范畴推定到形式推定再到逻辑推定,从而推定中国文化中的哲学由本体论一以贯之的哲学体系。由于中国文化中的哲学的主体论承诺和形式推定的内化性,使对中国的哲学智慧进行推定以完成哲学学科性的建构是一种对中国文化的价值论承诺和范畴推定的逻辑和形式进行主体性和本体性的外化形式的推定。之所以用“承诺和推定”等诸项方法外化并建构中国文化中的哲学形式,这是由哲学自在的形式和逻辑所推定的。
……采用这种“承诺推定法”外化和建构中国的哲学学科形式。
对中国文化的哲学判释,是以“承诺推定法”对中国文化的“承诺和推定”进行哲学形式的外化。产生的哲学形式是以中国文化的存在论承诺和逻辑推定的统一性进行推定的结果。
对中国哲学的推定表明,中国哲学是一个内化的哲学。其哲学是以“卦”的时空的内化性方式推定“道”的形式和范畴所形成的一以贯之的统一性。所以,在中国文化中,哲学是以内化的方式承诺和推定中国文化的形式和实现其价值的。中国哲学不是象古希腊哲学到当代西方哲学的那种表现为外化的哲学学科形式。
所谓中国哲学的内化性,是指中国文化中存在着逻辑推定并以此承诺哲学的作用而没有哲学的学科形式。中国文化自从产生了《易经》“卦”、“爻”的形式之后,“卦”、“爻”以其逻辑推定的“道”的方式性自在的承诺着中国文化中的哲学思维,影响着中国文化的形式。春秋时期以这种哲学思维的内化方式产生了儒学和道学的主体论承诺和形式推定,在之后的《易大传》中推定出中国文化的本体论承诺、主体论形式和范畴,以实现中国文化的价值论承诺。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