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鸟岛沉淀在书柜里的父爱-新疆日报宝地

作品分类:全部文章 2017-07-09

沉淀在书柜里的父爱-新疆日报宝地
沉淀在书柜里的父爱
文米雪莉
我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我的父母亲是千千万万普通劳动者中的一员。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还没有高中毕业的父亲作为“知识青年”来到新疆新源县,和母亲同甘共苦度过了8年的知青岁月。等我们全家回到乌鲁木齐市时,我已经到了上小学的年龄。父亲挖过沟渠、下过煤矿、做过家具,从知青到工人,到厂里的工会干事,再到企业的党支部书记,直至5年前光荣退休……留在我青春记忆里的经历丰富的父亲、幽默风趣的父亲、多才多艺的父亲,永远定格在我的心中。如今步入中年的我,一一细数在我成长的岁月里父亲留给我的诸多宝贵的东西。最终,我的目光凝聚在了书房里父亲当年在我上初中时亲手为我做的书柜上。
那个书柜大约有0.5米宽,1.8米高夜行观览车,上下6层,中间一层是两个带暗锁的抽屉,上面的3层和下面的2层均安装有可以来回推拉的透明玻璃。整个书柜被漆成深胡桃色,看上去沉稳厚实。那个时候马恺文,家里没有专门的书房,书柜就在我的房间,靠墙一侧立着董迅。我开始把装着自己少年心事的日记本、摘抄本,连同自己喜欢的小玩意儿一同锁进了中间的抽屉里。把上小学期间父亲送给我的上百本小画书和连环画报全部放在了书柜的最下面一层。在父亲的默许下,我把父亲收藏的一些书,老鼠搬家似地从他的房间转移到了我的书柜里,如《创业史》《青春之歌》《林海雪原》《红岩》《第二次握手》等等,也有《红楼梦》《西游记》《聊斋志异》《三国演义》及《三言二拍》这些古典文学作品,此外还有法国作家莫泊桑、大仲马的几本小说。从此,我开始沉浸在书籍里,与书里面的人物一起开心、喜悦肖玉壁,一起哭泣、忧伤,一起成长、顿悟。在我高中毕业前,我终于读完了书柜里所有的书。
大学时代,我会用零花钱买一些当时热销的书和杂志谍海军魂,比如钱钟书、傅雷、路哈斯奇遥、金庸、余秋雨等作家的书,杂志喜欢买《收获》,我会在读完之后,把它们一一放入自己的书柜里。
结婚后的新房里,终于有了一间独立的书房,我们在书房窗户的两侧请人分别做了多层书架,摆满了我和爱人的书和杂志。每天晚饭后在书房里坐上一会儿,就会觉得特别开心,书架里散发出的书香,让浮躁的心变得宁静。成长的岁月里,也许正是有了书的陪伴才不觉得寂寞,有着承载我多愁善感心事的书柜,内心才格外充实。
孔子说,四十不惑。40岁以后的我,在岁月的洗礼中,改变了很多,唯独保持了读书买书这一习惯。随着物质生活的极大丰富,文化事业的快速发展,书店中古今中外的书籍越来越多,我的读书视野也渐渐开阔。文学、历史、名人传记、政治、哲学等等都有涉猎。这么多年,书之于我,有着“书卷多情似故人”的情真意切,虽然不及“晨昏忧乐每相亲”的那份痴迷程度,但读书已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享受着读每一本好书的那份充实。有时,那份充实连同我对书的共鸣克制不住、溢出心胸、流于笔端,陈杏衣于是也就有了见诸报刊的一篇篇文章雷润民。
我和爱人第二次搬家夏果果,我们终于住进了有电梯的100多平方米的大房子,我们终于有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漂亮书房。爱人定制了整整一面墙的书柜牛宜顺,而且按照我的要求,像当年父亲给我做的书柜那样,装有透明玻璃柜门,清一色的深胡桃木,漂亮的纹理,或明或暗,整整齐齐装进了这些年我们购买阅读过的书。在每一个飘雪或落雨的深夜,一杯清茶,一盏灯下,宇宙、大自然、人世间,古往今来齐中旸,全部集于字里行间,翻阅着一本书南鸟岛,那种感觉竟如此妙不可言!
父亲当年给我做的那个书柜已与眼前的书柜重叠为一体,不分彼此杨棋珺。我的眼角不禁有泪,父亲的爱,深沉如海,沉默如山,全部沉淀在了书柜里……
编辑:张蓓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