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门仓王欣出狱了,80后第一个进去的大佬-无风的世界

作品分类:全部文章 2019-01-20

王欣出狱了,80后第一个进去的大佬-无风的世界
......
“屋里的大哥对我特别好,他最后判了七年,然后他跟我讲,他说我今年56岁,我认为60岁以后再出来男人这一生就完了,他希望60岁以前能出来,所以要减一半刑。怎么减呢?现有的合法的最快的减刑方法就是陪死刑犯,判决的死刑犯手脚都用手脚铐连着,怕他自杀或者是疯了。你要给他擦屁股,夏天给他擦身子,而且你要舒缓他的焦虑,你要跟他交朋友,直到他被枪毙马哈·揍敌客。这对陪同的人来说心灵伤害是很大的,当然减刑最快,陪一天死刑犯减一天。56岁的老头陪一个19岁的抢劫杀人犯,睡觉还得半睁着眼睛,因为出现过死刑犯夜里精神崩溃抠别人的眼珠子。”
这段文字,出自高晓松写的在看守所的一篇自述。高晓松因为酒驾进去之前,基本是越活越抽抽塞林木,弄了个电影《大武生》也是个烂片,就是去参加这个庆功,酒驾,追了三辆车,判了6个月。结果,出来以后,老高痛定思痛,走上了脱口秀的道路,《晓松奇谈》、《晓说》、《奇葩说》,然后去了阿里梦里花简谱,做了阿里娱乐的海外大猫,负责在美国的推广和项目。
最有意思的,是他进去以后,第一个看他的大老板是许家印,许老板叫他出来以后,一起弄一个全国演出的项目,类似于把全国的会场,体育场都垄断了,办演出。后来,他出来后,真的拉着好基友宋柯去聊了一次,还是几次,后来觉得不靠谱,就两人一起去了阿里。不过,可见许老板求贤若渴的姿态,不比当年的刘皇叔差啊。
2月7日,中国传统的小年,前一天,王欣出狱了。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写在80后创业的路上也是1年多前的事了,3年,过得真快。王欣,曾经的中国小电影网站集大成者,快播的创始人,现在连姚劲波都要亲切的称他王老师。王老师的媳妇,之前还在微博发了文,庆祝他们家男人回来了,还要重振雄风,后来删了南门仓,不知道是不是公关团队的建议。
“你觉得你了解我吗?我自己都不了解我自己。”
这是电影《蝴蝶效应》里,伊万的台词暴利博士,他原本以为那是他童年可怕的记忆,其实那是他不断轮回的人生,也许在过去亚伯勒,也许在未来。我想,老高,和老王,都是看过这个电影的,在里面的时候,我想他们都应该想起这部电影,都应该想过,回到过去的某个时点,做一点改变,让自己不要深陷高墙。比如脚踩门槛,像大话西游里的孙悟空,喊得那句梵语。
但是当他们走出来优丽丝,走过来时空天书,其实他们都明白,那个“过去”回不去了。那些日子,那些人,那些刻骨铭心的岁月,是无法抹去的,而且注定会在他们以后的岁月里,产生影响,留下痕迹周戈楠。比如高晓松钱柏渝,酒驾以后,跟小女朋友离了婚,重回单身刘万鑫,过回了年轻时放荡不羁的生活。在这之前,他跟女朋友住在美国,基本属于快退休了,大事没有,屁事都没有。
王欣出来的当晚,微博高调亮相,合影也同时发了出来,看来是憋太久了。不知道,洗澡、理发、迈火盆之后,是不是真的放下了。毕竟,在他进去的日子里,约炮神器陌陌上了市,假货集市淘宝上了市,就连P2P公司趣店都上市了,连外围行业用的最遛的app都是微信附近的人,不知道他会不会有一种恍惚感,类似于自己经历了一场洗劫,结果全世界人都获益了。
2005年,台湾的李敖先生,在北京大学做了第一次演讲,中间讲了个故事:
“有一个苏联革命时期的女孩子,是苏联人,共产党员,被安排在德国卖淫。跟同伴们在一起聊天早安社区,她说:我是个处女。结果同伴就开始笑话他和亲皇后,你还处女,接的客比我们每一个人都多。结果,这个女孩子说,我虽然身体是个妓女,但是我是为了我伟大的党,为了我的国家,为了革命中山桥一霸,在这里工作。我的心灵,还是个处女林汉奇,圣洁的处女。”
李敖先生,本来是来讲自由的,或者他想讲自由给大陆的学生们。他就讲了这个故事,他认为,这个女孩子说的,就是自由,就是不受别人的目光所牵绊,不受别人的指点所影响,内心的强大,而自由。李敖先生,也是蹲过大牢的,女朋友换了不少,估计也没少光顾过台湾的三温暖。李敖先生,我最佩服的一点,就是又有文化,又流氓,这是一种碾压的力量。
我不知道,高晓松也好,王欣也好,是不是会用李敖先生所讲述的这种自由,来开解自己,甚至,来解释自己的遭遇。自洽,是每个人活着的刚需。对于我那个没有评上副局长的发小,对于我曾经债务缠身的合伙人兄弟,对于上海我文章提到过的破产欠债的大哥,甚至对于远走美国的贾跃亭,甚至对于一心要上火星的马斯克,自洽,才是他们自由的动力,生命的源泉。
祝福王欣,希望他在以后的日子里,走的更好;也祝福他经历的那段岁月,那可能才是独处最好的时光。

关注公众号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