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二建沐浴文化(五)——中国古代的沐浴-王道沐浴

作品分类:全部文章 2018-08-14

沐浴文化(五)——中国古代的沐浴-王道沐浴
“与其溺于人也南通二建,宁溺于渊。溺于渊犹可游也,溺于人不可救也许君豪。”(《大戴礼·盥盘铭》)器皿铭文中,无论切与不切,无非是借器以自警、自儆,对于其意思,不可字字黏着,钻牛犄角尖,否则不知咏物寄寓矣。
“毫毛茂茂,陷水可脱,陷文不活。”(《大戴礼·笔铭》)毛笔之毫颖,浸泡于水无妨,总是可以抽身晾干的,然而一旦陷入文字之牢笼,则难以摆脱干系了。《礼记·缁衣第三十三》云“小人溺于水,君子溺于口,大人溺于民,皆在其所亵也”,亦此之谓也。
一关于沐浴的典籍文字
《周易参同契》之君子好逑章第三十有: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雄不独处,雌不孤居高屏溪笑话。玄武龟蛇,蟠虬相扶,以明牝牡,意当相须。假使二女共室,颜色甚姝,苏通言,张仪合媒,发辩利舌吴桂贤简历,奋舒美辞,推心调谐,合为夫妻,弊发腐齿,终不相知。若药物非种,名类不同,分刻参差,失其纲纪。虽黄帝临炉,太公执火,八公捣炼,淮南调合,立宇崇坛,玉为阶陛,麟脯凤脂,把籍长跪,祷祝神祗生活九重奏,请哀诸鬼,沐浴斋戒,冀有所望。亦犹和胶补釜,以硇涂疮,去冷加冰,除热用汤,飞龟舞蛇,愈见乖张。

“沐浴斋戒,冀有所望”是大而言之,“去冷加冰,除热用汤”是细而言之,沐浴,之于男女生活,也正是“意当相须”的事情。
《太平御览》有“沐浴盥游”项(卷三百九十五人事部三十六),列述历代典籍中关于沐浴的文字,虽各有侧重,但无不剀切:
《大戴礼·夏小正》曰:“五月蓄兰为沐浴。”
《礼记·曲上》曰:“居丧之礼,头有疮则沐。”
《左传·熹中》曰:“初,晋侯之(奔)竖头须,守藏者,窃藏以逃。尽用以求纳之。及入,求见,公辞以沐。谓仆人曰:‘沐则心覆,心覆则图反,宜吾不得见也。居者为社稷之守,行者为羁绁之仆,国君为雠匹夫,慎者甚众矣。’仆人以告,公遽见之。”又曰:“卫叔武将沐,闻君至而喜。捉发而出,前驱射而杀之。公知其无罪,枕股而哭之。”

《家语》曰:“凡丧,小功以上,虞袱练祥之,祭皆沐浴,且祭日沐浴为斋戒也。”
《史记》曰:“周公戒伯禽曰:‘我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于天下亦不贱矣。然我一沐三握发,一饭三起以待士,犹恐失天下之贤人。”
《汉书》曰:“窦皇后弟广国,字少君。四五岁时,家贫,为人所略。上书自陈,左右见,问之,曰:‘姊去我西时,与我诀传舍中,乞沐,沐我、饭我乃去。’后持之而泣也。”又曰:“邓通愿谨,不好外交。虽赐沐浴,不欲出。于是,文帝赐通巨万。”又曰:“吴王遗诸侯书曰:‘楚元王子淮南三王,或不沐浴十余年,庞祖云怨入骨髓。欲壹有所出之久矣。’”又曰:“董贤,每赐沐浴,不肯出。常留中视医药。上以贤难归,诏令贤妻得通引籍殿中蒋梅英,止贤庐。”又曰:“孔光典枢机十余年,守法度,修故事。沐日归休,兄弟妻子燕语,终不及朝省政事。”
邓粲《晋记》曰:“舂陵长易雄起兵讨王敦,欲活之,使还邑舍洗沐。众人皆贺,雄曰:‘吾梦乘车,挂肉其傍。肉必有筋,筋者,斤。吾其死也。’”敦果刑雄。
《晏子春秋》曰:“景公之嬖妾婴子死,公守之三日,不食,不去左右。晏子入,曰:‘育术客与医俱言曰能生死者,闻婴子疾,请治直。’公喜,起曰:‘病犹可为乎哉?’晏子曰:‘客之通也,使君洁沐治饮食,彼亦将有鬼神之事焉。’公曰:‘诺。’屏而沐浴。晏子令棺入权色仕途,敛之而复曰:‘医不能治病也,敛矣。不敢不以闻。’公作色不悦曰:‘吾为君绐而已矣。’”
《庄子》曰:“孔子见老聃,聃新沐被发似非人。孔子曰:‘先生体若槁木,似遗物乎!’老子曰:‘吾游物之初。’”又曰:“阳子居遇老子,老子中道仰天叹曰:‘始以汝为可教也,今不可也。’阳子居不答,至舍,进盥漱巾栉,脱履户外,膝行而前曰:‘向者,弟子欲请问夫子,夫子行,不问。今间矣,请问其过。’”
《管子》曰:“冬日不盥,非爱水也;夏日不汤,非爱火也。为不适于身。”
《韩子》曰:“古谚曰:‘为政若沐也。’虽有弃发之劳,而有长发之利也。”
《吕氏春秋》曰:“昔者,禹一沐三捉发,一食而三起,以礼有道之士。”
《淮南子》曰:“汤沐具而虮虱相吊,大厦成而燕雀相贺。”
《论衡》曰:“子日沐,令人爱,卯日沐,令人白头。案:人之爱憎,头之白黑,在乎自然。但使嫫母子日沐,能令人爱耶?使十五童子卯日沐,能令发白耶?”
《异苑》曰:“北海任诩字彦期。从军十年乃归。临还,握粟出卜。师曰:‘非屋莫宿,非食时莫沐。’诩结伴数十,暮遇雨,相庇于岩下。窃忆非屋莫宿之戒,遂负檐栉沐。岩崩,压停者悉死。至家,妻先与外人通情,谋共杀之,请以湿发为识。妇宵则劝诩令沐,复忆非食莫沐之忌刘玄真,收发乃止。妇惭愧负怍赵青楚,乃自沐焉。散发同寝。通者夜来,不知妇也,斩首而去。”
《后汉书》曰:“刘宽简略,嗜酒,不好盥浴。京师以为谚。”
《唐书》曰:“虞世南受学于吴郡顾野王,经十余年,精思不倦,或累旬不盥栉。”
《风俗通》曰:“案里语:‘厚哉鲍管,按肠按腹。’不清,然尚不盥大故宫第一部,何共财而生喜怒也。”
《毛诗·谷风》曰:“就其深矣,泳之游之。”
《庄子》曰:“仲尼曰:‘善游者之数能忘水也,若乃夫没人之未尝见舟而操之也。彼视渊若陵,视舟之覆,犹其车却也。’”又曰:“‘蹈水有道乎?’曰:‘吾无道,吾始乎故,长乎性,成乎命。与齐俱入,与汨偕出,从水之道而不为私焉。此吾所以蹈水也。’”
《吕氏春秋》曰:“有道江上者,见人方引婴儿而投之江中,婴儿啼。人问其故,曰:‘此其人父善游。’使其父虽善游,其子岂遽能游之哉!”
万震《南州异物志》曰:“合浦之人习水善游,俯视增潭,如猿仰株。入如沉鼋,出如轻凫。蹲泥剖蚌,潜窃明珠徐先明。”
又,《太平御览》有“澡盘”(卷七百一十二服用部十四)一项,记述洗澡所用器具:
魏武《上杂物疏》曰:“御用有纯银盘,又有容五石铜澡盘也。”
杜预《奏事》曰:“澡盘、熨斗,民间要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