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王太太的婚姻流产了(下)-白小夭

作品分类:全部文章 2017-12-01

王太太的婚姻流产了(下)-白小夭
嗨~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白小夭」
听说好看的人都置顶了我

文:白小夭插图:林田绘本
1
方简看着一纸离婚协议,不知所措名佳花园三区。
时间滴答流逝,方简坐在椅子上发呆,直到一阵电话铃声震醒了她。
“喂,王太太么?哦,不对,是前任王太太。呵呵。”电话那一端传来了沈曼丽轻佻妖娆的声音。
方简的手不由得捏紧了电话,“你是谁仙剑御香录!你为什么要破坏我的家庭!”
“哈哈,我是谁,无可奉告。我打这个电话是告诉你,昨天我看你怀孕了,可怜的很。而且不管怎么说考试大巴,你肚子里的也是阿文的孩子,我可是给你求了情。”
“哼,我呸!用的着你这个狐狸精假好心!”
方简气极了,小腹隐隐作痛,她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
“这怀了孕的女人啊,果然是气性大。怪不得阿文不想要你了呢,哈哈哈。”沈曼丽在电话那一头不疾不徐地说。
“你老公说了,看在孩子的面子上,这婚可以不离,下班前,把离婚协议送回来吧。”
“你!”方简的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她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好,我马上就到。”
沈曼丽听出了方简电话声音里的颤抖,她的嘴角冷笑着,“阿文说,这个家还能不能有,可全看你的诚意了侯门椒妻,行了,我话传到了,刘进荣赶紧过来吧。”
沈曼丽说完就挂了电话。
方简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深深的吸气,努力平缓着身体的颤抖,她对自己说,不要生气,要镇静。
待小腹的阵痛缓解后,她拿上离婚协议书,离开了家。
2
方简赶到王文的公司时,秘书说他正在开会,让她在待客室等一会。
方简坐在房间的小沙发里,坐立不安。
秘书推开门,送进来一杯温热的红糖水。
方简说了声“谢谢”,端起了那杯红糖水。
她确是渴了,便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
似乎不是很甜,但好在很热乎,喝着很舒服。
突然,她腹中一阵剧痛,那巨大的痛楚和强烈的坠落感,令方简惶恐的不能控制自己。
她的身体滑落到地上,她想叫人,但是她只能发出极小的“嘶嘶”声。
她强撑着自己,慢慢向门口爬着。
“吱——”
门被推开了。
“咔哒。”
门又被反锁了起来。
方简看到一截精致雪白的小腿,她努力地抬起头,看清了来人,她颤抖着手,指着来人。
“你,”来人正是沈曼丽,“阿文呢林世玲?”
沈曼丽将方简的身体从地上扶起来,让她靠坐在墙角,而她自己则转身优雅地坐进沙发里,居高临下地望着她。
“哪有什么阿文,本就是我叫你来的。不过,方简啊萧龙王,你这个女人倒是好骗的很啊。”沈曼丽冷眼看着角落里的方简。
“你,你怎么知道......”方简努力拼凑着话语。
“我怎么知道你的名字?哈哈哈哈,方简,你的名字我怎么能不知道,我怎么敢忘呢。毕竟,我们可是认识了好多年了呢孟盛楠老公。”
方简看着她的艳丽的面孔,脑海中努力搜索着,却一无所获。
沈曼丽看着她,“想来我这整了容的脸,你也是认不出来了,那我提醒你,我姓沈,原名,初,萌!”
方简的瞳孔一瞬间的放大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沈曼丽,声音里充满了震惊和恐惧。
“不,不可能,你,你怎么。”
沈初萌大笑着,“想不到吧,我又回来了。”
方简颤抖着嘴唇,她看着沈初萌,看她笑着瞪着她张小馨,那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抑制的愤怒。
“方简,你有想过,会有今天么?哈哈,你肯定没想到过,不然,当初你怎么会做出那么龌龊的事情!”沈初萌怒视着她。
方简使出全身的力气,努力拼凑着话语:“初萌,我求、求求你,一切、一切都是我的错。
当初,当初,我太年轻,我不懂事!是我一时鬼迷心窍,对你做出那样的事。我该死!
是我对不,对不起你,但是,孩子,孩子是无辜的,求求你,求求你,放过孩子,那也是王文,王文的孩子啊。”
“王文,哈哈哈,”沈初萌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王文又怎样,难道你还天真的以为,我现在还会喜欢他么?
当初,你找人在酒里给我下药,然后又拍了那些下作的照片给王文看。
而他呢,作为我的男朋友,完全不听我的解释全容杓。
不仅骂我不知廉耻,还在我的脸上划了两道疤,说什么‘看你这样以后还怎么去勾引男人’,哈哈哈哈。”
沈初萌笑出了眼泪,“你以为用那种手段超级坏人系统,你就会和王文过上幸福的生活了么?”
沈初萌起身走到方简身边蹲下来,一字一句的对她说,“你错了,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带着你和他的杂种,去死吧!”
沈初萌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方简用最后一丝力气挣扎着,“警察不会饶过你的!”
沈初萌握着门把的手举起来晃了晃,方简看到了塑胶手套,沈初萌转过头笑看着方简说:
“警察饶不饶得了我,你还是去地狱等通知吧!”
“嘎达。”
方简听到房门被关上,然而,她再没有睁开眼的力气。
3
直到被警察带走,王文都不知道这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将身体蜷缩在监狱阴暗的小角落里,王文的脑海中不断回放着那一天的经过。
那天他有些感冒,吃了感冒药脑袋晕晕沉沉的。
他记得秘书说,会客室有人找他,不,也许不是秘书说的,他记不清楚了。
总之他去了会客室姬丝阿奎诺,推开门,屋子里窗帘紧掩着。
他打开灯,只见到方简躺在角落里,身下的地毯被血液浸湿了。
王文吓得跪在地上,他不敢过去,只听见身后响起了尖叫声天翼之冠。
他看见方简缓缓转过头看着他,青紫的嘴唇嗫嚅着什么,他听不到。
方简用尽最后的力气,向他爬了过来,身下拉出一条斑驳的血痕。
王文吓坏了,瘫坐在地上,重复着:“你别过来啊,别过来!”
方简喘着粗气,临死前挣扎着对他说:“沈初萌,回,来,了!”
这个可怜的女人,到死都想着他的安危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可惜王文听不懂,他的大脑一片混乱。
他不懂方简怎么就死了,不懂为什么警察会在他的办公室找出了一瓶氰化物,他甚至不懂什么是氰化物。
他愚笨的脑袋想不懂的太多了。
但,他记得方简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沈初萌回来了”。
王文的脑海中回闪着当初沈初萌仰着血淋淋的脸,瞪着眼睛死死盯着他。
他记起来了,那时候,她说:“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沈初萌血肉模糊的脸和方简死前全身发青的样子,在王文的脑海中不断的回放。
他一时听到沈初萌阴森的嗓音,仿佛在他耳边说:“我不会放过你。”
下一秒眼前又出现了方简发青的脸,拖着下垂的小腹七濑里菜,伸着手向他走来。
王文内心恐惧极了。
“不,不要过来,方简,死了,死了!”
“沈初萌dhc黄金霜,不,初萌,不,不!”
沈初萌后来听说,王文在监狱里疯了。
4
王文被警察抓走后,沈初萌,或者说现在的沈曼丽,顺利的接任了公司总经理的位置。
她的新生活终于开始了,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好。
这天午饭后,沈曼丽习惯性地来到公司天台吹风,放松一下自己。
突然,脖子处一阵冰冷的金属触感。
沈曼丽慢慢转过身,看着眼前手握匕首,怒目而视她的人。
“你是,”皱了皱眉,沈曼丽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以前方简身边总会有一个看起来胆怯的女生,“黄琳?”
“哼,没错,你倒是还记得。”黄琳举起手中的刀,刀锋反射的光晃了沈曼丽的眼。
她退后一步,身体贴在了天台边缘的围栏上,“黄琳,你这是干什么?”
“少给我装!阿简还怀着孩子,你居然狠心毒死她!你这个,恶毒的女人!”黄琳的眼中射出凶狠的光。
“你误会了啊黄琳,方简的死跟我没有关系啊,警察都调查清楚了,是王文,是王文啊!”沈曼丽详装镇定。
“哼,你以为你骗得了警察明火珠之影,就能骗得了我么?恩?沈初萌。”
黄琳又上前一步,“阿简死的时候,手里攥着从日历上撕下来的‘初’字。
我花费了这么多天的时间去调查,我终于知道了,原来沈曼丽,你就是当年的沈初萌啊。
可是你知道么?当初的事,本来就是我提议的。
你不知道吧,哈哈哈,你以为你报了仇么?”
黄琳欣赏着沈曼丽的表情,由最开始的镇定,变为恐惧,再到现在的愤怒,她上前用匕首紧贴着沈曼丽的大动脉。
“阿简那么心软的人,要不是我帮她,她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那都是我的主意啊,哈哈哈。”黄琳的眼里笑出了泪水。
“沈初萌,怪就怪你当初有了王文那么个男朋友。
只要是阿简喜欢的,无论什么手段,我都会帮她得到。
我那么爱她,本来想等她孩子出生,找个机会弄死那个人渣,然后和阿简好好过日子。
可你,沈初萌,你居然,毒死了我最爱的人!”黄琳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刀尖刺进了沈曼丽的脖子。
沈曼丽突然释怀的笑了,“呵,黄琳,到头来,你不还是丢了你最爱的人。我说过,当初毁了我一切的人,我一个,一个都不会放过!”
“你!”黄琳恨极了沈初萌,她用尽全力爱的方简,居然惨死沈初萌的手中。
如今看着沈初萌不屑一顾的表情,她怒不可遏,她要撕破她的脸!
黄琳手中的匕首向着沈曼丽用力刺了过来。
沈曼丽眼中精光一闪,她毫不躲闪,就势抓住黄琳的手腕,身体后仰,拉着她一起坠下了天台。
“这些毁了我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落地的瞬间,一滴泪水从沈曼丽的眼睛里流出,混入了血液中真子丹,就像一个咒术。
恩怨情深,执念若此,归去来兮,又为何?徒增唏嘘。
?
END
白小 夭

扫 码 和 我 一 起 来 搞 个 故 事 吧
每 晚 八 点 不 见 不 散
你可能还想看
忘了我。
人心换人心,换不来就死心。
别离开我,好吗?
我想要你的一个赞,就像你在对我说晚安
↓↓↓想看上篇的戳这里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