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十中沙叶新:知识分子最痛苦的是被迫说假话-灼见真知

作品分类:全部文章 2018-02-28

沙叶新:知识分子最痛苦的是被迫说假话-灼见真知


真正的知识分子从来就是思想者,是批判者,是叛逆者,是敢于说“不”的人,是人类基本准则:和平、正义、民主、自由、公正、道德的捍卫者。可如今的一些作家和知识分子术尔泰,他们的写作已异化为自wei,为手yin,为当众做ai,为集体性交;已媚俗为大小报纸的吵作,为T字台上的作秀,南昌十中为闪闪发亮的霓虹灯,为黄金时段的电视广告!作家一旦成为明星,势必俗不可耐。知识分子一旦依附权势,势必奴颜媚骨。我想知识分子尽管已经边缘化,但仍应有使命郭茂宸,仍应有立场,仍应有义务双归雁明月珰,仍应有天职,绝不能堕落为传声筒、软骨头、墙头草和说谎者。知识分子精神简言之就是独立的精神、自由的精神。独立讲的是品格。独立苍茫,天马行空,不依不傍,无拘无束,我行我素,独往独来,威武不屈,富贵不淫,有所作为,有所不为。不作工具,不当奴才。不接圣旨吕媭,拒不遵命。自由讲的是思想。敢想敢说,敢爱敢恨。只相信科学,只服从真理。不因“舆论统一”而放弃己见郑士元,不因“保持一致”而违心表态。绝不容许侵犯思考的权利,誓死捍卫心灵的自由波风一族!知识分子的精神在上一世纪的前半世纪,还存在。而在后半世纪,则基本丧失,只在80年代末有过昙花一现,随即便瓦解冰消,荡然无存。
在这以后的20年知识分子更加萎靡、谄媚、虚伪、堕落。知识分子从未像今天这样的不像知识分子,我是指精神。当代的中国没有雨果、没有萨哈罗夫,没有马丁·路德·金人民币哥,没有哈维尔,也没有鲁迅、蔡元培、陈寅恪、马寅初、梁漱溟、顾准。将来很难说,至少目前没有。中国封建专制数千年丁尚彪,光靠一个世纪的时间就想把头脑里的封建思想垃圾清除干净,是过于轻敌,过于乐观了。在20世纪,知识分子前半世纪是启蒙的先锋,后半世纪则是愚昧的帮凶。
知识分子如果在本世纪还要担负启蒙的责任,那必须自己先要消除愚昧,先要接受启蒙。对我自己来说,说假话是最痛苦和最耻辱的。文革中,我的剧本《边疆新苗》挨批,说违反“三突出”的社会主义文艺的创作原则,张葳葳宣扬资产阶级的“花花草草”指险套。“四人帮”在上海的帮凶要我检讨,我起先想抗争,后来骨头软了,还是屈服了,写了假检讨,说了假话。当时内心极为痛苦。痛苦不是因为被迫检讨,而是假检讨、说假话。我痛苦得差点精神崩溃,精神分裂白斑黑石鵖。从此我再也不这样了,绝不说假话,绝不假检讨。当然这很难做到,但我尽量做到。必要时可以让步妥协,但是有一个前提必须要保持原则,保持底线,不说假话。对于不同的观点,不接受没有关系,但是要听取。知识分子的本能就是求真。叫一个知识分子不说真话,逼他说假话,这是知识分子最痛苦的事情。为什么文革当中会有那么多知识分子自杀,除了被打、被关、身体被折磨受不了以外,更重要的还是他精神的痛苦,灵魂的痛苦。他觉得他丧失了一个知识分子应有的良知,他在撒谎。这是不可饶恕的罪过,有很多知识分子就是这么自杀的麦亨利。我第一次经历精神的痛苦、灵魂的痛苦,就是在这个时候。四人帮倒台了,我像所有的人都一样欢欣鼓舞。这个罪恶的一页,这个给我们民族带来巨大灾难的一页,十年哪,终于熬过去了。抗战不过八年,那个十年呀,你们有幸没有生于那个时代。


①推荐阅读:局长与小科员为争夺一名已婚女干部,在全局会议上大打出手,场面火爆!
②推荐阅读:世界第一黑帮老大去世,90000马仔送行,追悼会出动200000警察维持次序
③推荐阅读:揭秘!本想为老百姓办事的他,是如何一步步走向腐败的
④推荐阅读:村里人强迫我跟死人结冥婚,以平息死者的怨气...
⑤推荐阅读:女高管揭秘:只要大腿张得开,保证升官升得快!
⑥推荐阅读:抓住领导的把柄就能顺风顺水?官场的潜规则远不是这么简单……小编推荐权威公众号【灼见真知】

剖析社会,见解独到!肯说真话,最驳假话!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