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盛元基金欧阳修不愧是大文豪,看他写的这四首词就知道了-唐诗宋词品读

作品分类:全部文章 2018-01-16

欧阳修不愧是大文豪,看他写的这四首词就知道了-唐诗宋词品读
欧阳修有九首写西湖的《采桑子》词,楼主在阅读过程中发现写得很妙,谨录其中四首:
其一
轻舟短棹西湖好,绿水逶迤,芳草长堤。
隐隐笙歌处处随大摩女。
无风水面琉璃滑,不觉船移,微动涟漪。
惊起沙鸥掠岸飞异界纨绔剑神。
其二
群芳过后西湖好刘小好,狼藉残红,飞絮濛濛。
垂柳栏干尽日风。
笙歌散尽游人去,始觉春空,垂下帘栊。
双燕归来细雨中。
其三
天容水色西湖好,云物俱鲜,鸥鹭闲眠。
应惯寻常听管弦。
风清月白偏宜夜,一片琼田,谁羡骖鸾王柏勤。
人在舟中便是仙。
其四
画船载酒西湖好,急管繁弦,玉盏催传。
稳泛平波任醉眠。
行云却在行舟下,空水澄鲜,俯仰流连。
疑是湖中别有天。

这四首词的妙处不仅仅在于辞藻华美、意境如画花宫真,它们跟一般的写景词不同的是:每一首词都有明确的主题,整首词的内容是围绕着开头四个字来写的。
比如「轻舟短棹西湖好」一首,其中心是「轻舟短棹」。此词写欧阳修划着小船游西湖(棹就是船桨),所见的是逶迤回旋的绿水、连绵不断的芳草,所听的是似有若无的笙歌。
而此时无风,所以水面整体平滑如镜,唯一的涟漪就是欧阳修的船所激起的。“微动”二字,跟“轻舟短棹”相呼应:只有轻便的小船,才会使水面产生微不可见的波动。小楫轻舟泛西湖,跟长风破浪过沧海,是两种不同的意境。游西湖,只能是坐小船,欣赏一派歌舞升平、草长水绿。
结尾的“惊起沙鸥”,又是跟前面几句有因果关系的:正因为欧阳修的小船泛起了小小涟漪,打破了沙鸥的宁静,它们才会受惊飞起。整首词由静景到动景,由景物到动物,逻辑上一脉相承,表达上富有层次,并非一般的堆砌辞藻之作可比。

再如“群芳过后西湖好”一首,其中心是“群芳过后”,也就是写晚春百花凋零后的西湖。仔细分析下来,我们可以看到每一句都是围绕着主题来写。
首先是“残红”,也就是落花,都已经一片狼藉了;晚春时节只有柳絮还在漫天飞舞。西湖边的柳树四季常青,微风吹动,预示着盛夏即将到来。
下阕由写景到写人:先是“笙歌”散尽了,跟早春时节的“笙歌处处随”形成对比,可见没什么人在唱歌了,也就是游西湖的人渐渐少了。游人离去的境况,也是跟群芳凋残的景色形成呼应的——景物已去大半,又怎么能留住人呢?

接下来,欧阳修从写别人过渡到写自己:觉得晚春时节很空旷,于是无趣地放下帘子,自己也不观景了。意兴阑珊的态度,又从更深的层面呼应了前面的“群芳过后”“笙歌散尽”“游人去”。毕竟游山玩水是需要环境的衬托的,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就没意思了。
而最后一句,又从消极过渡到积极:细雨中双燕归来掠心女法医,这毕竟还是春天,还是满怀着希望的。前面所有索然无味的描写,到最后都消释了。所以这首词的基调只是对春天离去的淡淡哀愁,但作者的心境还是积极的。他跟那些伤春悲秋的婉约派词人不同,自然景物的兴衰并不能激起他深切的感情,他是闲适的、自由的,对外界,他抱着一种欣赏的态度,能从残缺中发现美。所以尽管是“群芳过后”,他还是称赞一句“西湖好”。

“天容水色西湖好”一首,其主题就是“天容水色”,也就是侧重写自然之景。作者的正面描写就是“一片琼田”四字,而这四字就境界全出,把春夜、明月、清风等元素涵盖进去了。没有这些的话,西湖怎么会看起来像是“一片琼田”呢?
这首词从白天写到黑夜:“云物俱鲜、鸥鹭闲眠”是白天之景,“风清月白”“一片琼田”是夜晚之景。而正是因为有了“天容水色”的好天气,作者才能欣赏到鲜美的景物、闲适的水鸟,才能在船上从早到晚,流连忘返。
能有这样的浮生半日闲,而又有如此美景作陪,神仙也不过如此了,所以“人在舟中便是仙”猛龙雷克顿。

“画船载酒西湖好”一首,主题当然是“画船载酒”四字,写的是游西湖,侧重于“游”。有酒不能无乐,于是“急管繁弦”,紧凑的音乐烘托出人物此时欢快的心情张墨丰。“任醉眠”三字,呼应了开头的“载酒”和第二句的“玉盏催传”,其中是有逻辑顺序的,更见欧阳修构思的精妙邓鼓。
由于这次侧重于游玩而不是赏景,游者的舒适才是最重要的,景物只是陪衬。所以欧阳修是躺在船上,在半醉半醒之间看到水里的天光云影,“疑是湖中别有天”达贝妮微博,妙趣横生。
分析了这么多,更深切地感受到这几首词都是经过精心的架构和打磨的,马笑舒看来文章诗词要流传后世,必有诸多过人之处南方盛元基金。不过这对大文豪欧阳修来说,自然是小菜一碟啦。

编辑 | 小王同学
文源 | 综合整理
本期话题
四首诗中,你最喜欢哪首呢?
(精彩留言会置顶哦)



你有多久
没读过诗了郭金莹?
从今天起
和小王同学一起
品诗词,读人生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