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报业王宝钏故事的另一种传说-尘屋

作品分类:全部文章 2018-06-23

王宝钏故事的另一种传说-尘屋

王宝钏与薛平贵的一段故事,久已家传户晓了,无论在什么地方,对于这段故事的传说,其根本始终,总和如今剧场里所常演的《红鬃烈马》一剧,无甚出入,但在最近,我们却见到了一种和通常迥乎不同的说法,兹略述于后:
 
 瑶池王母的蟠桃会,照例是一年开一次的,在这会里,所有天上的神仙都来祝贺,有一年,那时正值人间晚唐时代,在酒席筵前,酒仙刘伶和嵇康谈起唐代中叶诗人之盛,因而感慨到时下诗道之衰,适时邻座所坐的是司马相如、卓文君夫妇二位南方报业,听了此论,大大不以为然,于是插言道:「时下诗人虽不若盛唐之多,但像李商隐之流的才子,也并不在李杜元白诸人之下。」这话被主座的王母听得,便说道:「李商隐这名字我也曾听人说过,但他作的诗我至今还不曾见到过杨五六,何妨遣使者到下界,取来大家一同鉴赏鉴赏呢!」忽然又有一位女仙立起身来说:「王母不必遣使去取,小仙恰巧随身带来几卷在此。」说毕,便取出呈上,众仙家同视其人,原来是万里和番的王昭君。
 
 几卷诗摊在王母的桌上,那王母一壁酌酒,一壁观诗,一壁赞赏,及至几卷诗快将阅完之时,王母已有八九分醉意,最后,又看到一首七言绝句,因向旁座的嫦娥取笑着说:「这首诗里却道着你哩!」说着便将诗卷递与嫦娥,那嫦娥不看则可,一看之后,黄婉佩不觉两朵红云飞上腮间,原那诗卷上写道: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静斗士翔。
 
 「什么才子诗人,原来是一个无行的狂生!」嫦娥有些愤怒了,但王母却仍继续地取笑着说:「这也难怪他作如此想,本来独居在一座清冷寂寞的广寒宫里,数着岁月,在此情此景之下,谁敢相信你从不曾有过悔不当初的念头呢!」
 
 这时嫦娥也有了几分醉意,于是便和王母争辩起来,开玩笑往住会弄成僵局,便神仙也未能免俗的,在嫦娥方面,因为颜面攸关,要她让步,无异使她承认,而王母在这时候,也感觉到骑虎难下,她便说道:「这妮子恁般铁口,假如罚你下凡一次卢信宥,怕你不做出几场悔不当初的笑话来!」嫦娥说:「下凡便下凡,倘若一件事情也不曾使我后悔便怎么样?」王母说:「那时我把瑶池输与你,否则罚你以后永远不得再出月宫一步!」当下双方击掌为誓。
 
 嫦娥下凡之后,便降生在王永家,是为王宝钏,这位小姐的性情,生来是极倔强的,从襁褓至长成,向来不会曾说一个「悔」字。这年王宝钏已十九岁,有一次同了丫环在楼上远眺,被过路的一个少年看见,那少年姓李名灵均中医扬名,他父亲李椿,昔年曾做过节度使,在世的时候,和王永曾结下海样深仇,当日李灵均见了宝钏,心中非常爱慕姜冰洁,便起了求凰之心,但访知系王永之女,料定若去求亲,必然不能成功,便买通了一个卖花婆子,命她向宝钏处直接通款曲,也是天缘凑巧,几度诗句往还之后,竟自两心相许。
 
 但在王永方面怎样通过呢?于是他们便定了一个计策,由宝钏去要求她的父亲以抛彩球的办法来选夫婿,他们想,待等彩球打中了灵均之后,王永纵再反对也晚了,然而事情不幸得很,在抛球的那一天,本来是很平静的天气,但球抛下之后,忽然起了一阵狂风,把球吹落在灵均身旁的一个花子身上,那人便是薛平贵。
《彩楼配》梅兰芳饰王宝钏
 
 宝钏见彩球误中了乞儿,心中大吃一惊,但她相信她的父亲会把此事打退的,于是愤然回转府中,这时王家的人都已晓得了这件事情,见宝钏回来,都来取笑她,在宝钏心中刘智安,何尝是肯嫁薛平贵,但众人的讥笑使她愤怒了,倔强的性情,又在她胸中燃烧起来,于是说道:「既然打中花子,当然要嫁给花子!」
 
 王永夫妇来劝阻,反被她引经据典的痛加驳辩,王永大怒,说道:「既然你意已决,且自由你,从此之后,父女之情,一刀两断,今生今世,你休要再来见我!」便差了一个家人,把宝钏送住长安城外快乐的同桌,武家坡前,薛平贵所住的寒窑里。
 
 先是西凉节度使叛,勾结突厥来侵,唐王命苏龙为帅,引兵征讨,在此时发生的前两天,苏龙有奏报到来,说番兵十分猖獗,王师丧亡甚众,请多征壮丁前来补充,薛平贵也是一个年青汉子,当在被征之列,这天,当宝钏到了窑中之后,他们预备在即日晚间便举行婚礼,可是还不曾到了晚间,薛平贵便被拉去送往前敌。
 
 一去年余,杳无音信,后来听说平贵等一行人,都已叛变,又有人说是都被敌人所坑杀,究竟是怎样谁也不知真星斗盘之约。
 
 那时长安城内有两个土棍,专门以拐卖妇女为生,这天他两人到城外去游玩,看见宝钏在那里挖菜,访问人知道是薛平贵的妻,他们计划着在她身上发一注财,于是在一天黄昏的时候,假扮做官役模样,闯入了宝钏家中说:「你丈夫薛平贵已然随着他们的主将投降了番邦了,大唐的国法,凡叛逆的家属都要发入教坊司,我二人是来拿你的。」说毕便把宝钏带走。
《武家坡》梅兰芳饰王宝钏
 
 从武家坡进城是应该走大道的,但二人却带着宝钏由一条小道绕到一条河边上了船,宝钏这时也有几分看出二人是拐骗,但心里却想这两个人无论是否公差,我此去都不会得好的,不如一死倒也干净,于是乘二人不曾提防的当儿,翻身投入水中。
 
 宝钏入水之后,并不曾死,被另外一个船打捞上去,这船中的乘客是灵均的姑母,此次入京是来游玩,预备便住在灵均家中,当下李氏盘问宝钏的身世,她不敢以实相告,便胡乱诌了一套来敷衍,当下李氏也深信未疑,遂将宝钏收养下,带到李家去了。
 
 那李灵均自从在彩楼下失败之后,回到家中闷闷不乐,后来又听到宝钏嫁与平贵的消息,因此郁郁成疾,医药罔效,镇日里缠绵在病榻中,每每在梦里且哭且笑的呼唤着宝钏的名字,近来的情形似乎更较重了,任谁去看来也相信,这人至多不过再能延迟十天的生命了。
 
 宝钏随李氏到了李家之后,才晓得即是灵均的家中,听到灵均的病状,知道是为己而起,心中老大不忍,种种的凄楚,使她回忆起前情,于是在一天夜里,趁众人都睡熟之际,跑到灵均房中去安慰他,不料多方的安慰,总不能使他解除一毫的悲哀,最终直迫得宝钏答应了待等他病好之后和他重续旧盟。
 
 于是灵均的病一天一天的痊愈了古曼丽,那宝钏呢,在那天夜里所以那样答应他,不过是为救他的性命而已,谁知灵均病好之后,非要求她履行前言不可,宝钏拒绝他,他却说「你日前既已那样许我,而今你莫非要翻悔么袁振洋?」宝钏这人,生来是最恨人拿「悔」字来说她的,她宁可将错错,但不肯出尔反尔,于是她一怒便嫁了灵均。
 
 那薛平贵的确是投降了番邦,番王的女儿黛蝉公主最喜慕中土人物,见平贵英俊,便招为驸马,番王死后,平贵便袭了王位,这时苏龙被魏虎谗害,贬为庶民,由魏虎代领其众,黛蝉公主闻报,便大举东征,一战便斩了魏虎,长驱直入,势如破竹,不日攻入了长安,杀了唐王,薛平贵便做了皇帝,有一天他忽然想起了王宝钏,便派人去寻找,不久差人回报,说已嫁了李灵均,平贵大怒,便把灵均抓来杀死,宝钏闻信便也自缢而亡。
《大登殿》梅兰芳饰王宝钏、王凤卿饰薛平贵、姚玉芙饰代战公主、李多奎饰王夫人,该照片曾被坊间传为杨小楼、梅兰芳、尚小云、李多奎1929年1月北京第一舞台义务夜戏剧照,应为谬传。(出自《梅兰芳沪上演出纪》)
 
 宝钏死后,一灵不泯,便到阴曹去申诉,阎王见她来头大,不敢审理,便劝她到玉帝面前去伸冤,她到了天宫,闻道玉帝正和王母在园中下棋,便闯进去哭诉,玉帝还不曾开口,王母便抢着说道:「嫦娥仙子太木人道,你如今可后悔了么!」
 
 这句话犹如一盆冷水浇在她的头上,她顿然想起了往事,觉得在瑶池和王母争辩,历历浑同昨日,但她仍不屈地说道:「杀人者偿命,我所以伸冤者为此耳,说不到什么后悔不后悔。」王母说:「如今唐家四路勤王之兵,都已齐集潼关,那薛平贵不日即可诛灭,你的仇自有人替你报复,不过你既始终不承认后悔二字,那么你如果不是动了悔心,何以会终又嫁给李灵均了呢?」一句话直问得嫦娥张口结舌。
 
 从此以后嫦娥便永禁在广寒宫中。
 
 这段故事我是听一个朋友讲的。据他说,是从一部传奇上看来的,但那部传奇的名叫什么,他已记不清了。又友人田君说,而今甘肃一带,戏中所演王宝钏故事还和此说法有些相像,我们希望在甘肃的同志替我们调查一下。
(《剧学月刊》第三卷第十一期)
转自:梨园杂志 特表谢忱
————————————————————————————————
欢迎订阅:“尘屋”微信公众号,添加关注,天天有惊喜哦~

方法一:点击上方蓝色字“尘屋”关注
方法二:搜索公众号“尘屋”关注
方法三:长按上面的二维码添加关注
欢迎加小编个人微信hongfei0007交流,欢迎您提好的想法、创意和稿件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