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大学现代远程教育学院短评:货郎担里乾坤大-之江吹风

作品分类:全部文章 2017-06-18

短评:货郎担里乾坤大-之江吹风
“敲糖帮,踏遍了坎坷路;货郎担,洒满了苦汗珠。拨浪鼓,摇来了万家富;小商品,垒起了金义乌。”一曲山歌土调伴着一声粗犷的吆喝:“鸡毛换糖啰!”就此拉开了婺剧现代戏《鸡毛飞上天》的序幕。
整部剧避开全景式的宏观描写,通过一家三代人的命运变迁,来反映改革开放以来义乌发生的风云激荡,表现出义乌几代创业者坚韧顽强、诚信包容、敢为人先的精神品格,从而展示“鸡毛上天”的凡人奇迹。同时在历史断面中注入现代反思车冯升,通过人的裂变更新折射出时代的发展变化。全剧以“驱冬雾”“涌春潮”“搏夏日”“揽秋光”四个时代段落来构思篇章,以三代人的不同经历来反映时代精神。其中着重塑造了第二代女主人公金玉兰,这个义乌农民商人向现代企业家嬗变的典型形象野人张四一。
金玉兰身上既继承了祖辈拨浪鼓文化中吃苦耐劳、以诚为本、讲求信义的优良传统,又发扬了现代企业家敢闯敢当的独立精神,她性格执著而坚韧,行为果敢而智慧张倚雯。其丈夫成兴勤劳忠厚,带有江南男子“妇唱夫随”的类型色彩,但从其为了品牌信誉而烧掉两万条次品彩棉裤的举动温建婷,以及与妻子为聘请外人当总经理所引发的矛盾中,又充分体现出鲜明的个性特色和时代质感。剧中的第三代人鼠疫屠城,有着更加超越父母的视野襟怀和创新理念,更加清醒地看到既往思维定势的局限和自身存在的不足。沉潜的理性反思和理想抱负昭示着义乌的广阔未来。这里不仅透视出剧作家的忧患意识,也寄寓了对中国企业家的文化期盼。
该剧的更大价值还在于在戏曲舞台上南开大学现代远程教育学院骆保雯,呈现出一个当代中国城市经济改革发展的典型。在30多年前,全国上下对农民经商、贩卖商品还视为投机倒把、走资本主义道路之时,义乌的决策者敢冒巨大的政治风险,顺乎民意出台允许农民经商、允许贩卖商品等“四个允许”的文件,这对义乌的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四个允许”所实现的社会创新,其革命性的标志就是农民可以成为商人王小洋,实现了农民身份的实质性变化,创造了义乌经济发展的新主体“农民商人”。就此而言,其意义并不亚于当年小岗村的土地承包制。
《鸡毛飞上天》整个舞台呈现鲜活灵动,没有僵化俗化而充满创新。洗练流畅的节奏,开合自如的调度,变幻多姿的场面,准确提神的氛围,构建了该剧整体和谐的舞台景观。作为一出现代戏,该剧场景众多,如荒村野道、义乌城区、崎岖山路、商品市场、公司楼宇、制衣车间、医院病房等王祚轩,导演充分调动了戏曲音乐性的情境转换,借鉴了电影蒙太奇的时空跳接,使得整台戏的演出紧凑有致,一气呵成。无论是人物语言、服装特色星耀香江,还是环境营造,该剧都没有止于写实性的交待,而是在空灵处抒发人物的心理情怀,从而迥别于一般现代戏容易堕入的堆砌和琐屑。在群众场面的设计上全能篮板痴汉,从戏曲传统程式中汲取滋养,巧妙地创造出一系列新的程式舞蹈场面。如货郎担舞、拨浪鼓舞、商贩领证舞、挑货双人舞、商铺开张舞、焚烧棉裤舞、流水作业舞、公司庆典舞等,无不一场一格,风生水起,将生活化素材和虚拟化美学结合得水乳交融,充满了青春气息和都市韵律,大大强化了一般现代戏演出可能贫乏的美感。
戏曲作为中华民族生命气质的“活宗教”,一方面以习俗、道德、审美等传统基因顽强地存在于国人的精神腠理,支撑着文化人类学的稳定结构;另一方面,陈康堤却又遭遇着与中国社会一日千里的城市化、国际化进程的艰难赛跑。于是我们看到,各地的现代戏固然品目繁多,但不少存在着美学的失基,体验的失忆,情感的失真,价值的失衡。而婺剧现代戏《鸡毛飞上天》一经推出,却令人耳目一新铂金终局,无论在弘扬时代价值精神、铸就现代艺术品格、塑造当代人物典型和表现地域特色风情等方面,都给人们以深深的启迪。


编辑/制作:林庭宇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