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中学双语学校汤唯:“我没有哪一场戏,内心是不激烈的”-佳易博览

作品分类:全部文章 2017-07-23

汤唯:“我没有哪一场戏,内心是不激烈的”-佳易博览
作者:李宏宇来源:南方周末

“当我死后,或许我的作品无人去看,但肯定的是,我的绯闻将永远流传。”这是《黄金时代》的编剧李樯,在萧红致友人的信中看到的一句话。这差不多是今天的事实,萧红和她的男人们,普及度远高于她最有名的作品《呼兰河传》。
萧红的扮演者汤唯,坚持用萧红的本名“张乃莹”去称呼她:“萧红是她的笔名,是后来的人这样叫她的,我愿意回归到最本真的她自己。用现代的词说,张乃莹挺‘二’的。”
从宣布汤唯扮演萧红开始,所有人都认为,“很对”。
“她是一个作家,爬格子的人;我们是成天要化了妆,面对镜头。”汤唯几次建议南方周末记者关掉摄像机,因为“演员最敏感的就是摄像机”。
汤唯的成名作《色,戒》,出自张爱玲。《黄金时代》是她的第8部电影,演的是萧红。汤唯不愿意去比较这两个总会被放在一起类比的民国女作家:“我不是比较文学家腹黑贤妻,扮演一个人物,是要走进她的世界,其他的人我会去了解。就好像我们现在坐在这儿,我们了解到昨天苏格兰发生什么事了。”
汤唯通过书去了解张乃莹,看得最多的是《商市街》。汤唯喜欢看纸质书,她最近在想,怎么把所有的书放到一个地方,想看什么就可以拿来看:“有时候真的很羡慕在固定地方工作的人,对我们这种漂泊职业人来说,这是一种奢望,我又不爱看电子书。就像写日记,他们整天提醒我,差不多该换日记本了,一本别记那么久,丢了怎么办。”
汤唯觉得,这也许是为什么,大家老想拍民国的戏:“我相信大家都会去向往那个单纯、质朴的年代,那种意气风发,那种阳光向上,那种团结,那种无需言语的信任,值得我们重新再去把它拿回来。”
“本该有许许多多的萧红”
南方周末:据说你们看得最多的是萧红的传记《从异乡到异乡》,你也看过?
汤唯:不只看过,那本书就像我们的《圣经》一样,它清清楚楚地解释了她一生里很多细节。那个年代她一直奔波,我们整部电影到五个城市拍摄,就代表她颠沛流离的一生。
但我看得最多的是《商市街》,都是一小段一小段的生活和记忆的瞬间:也许是她在窗户趴着等萧军回来时看到的那一幕,或者是让她很不开心的一瞬。她那时刚开始写作没多久,还没有那么多技巧,我觉得反而生动。
南方周末:你看到了什么样的萧红?
汤唯:有太多的谜我们无法看到。比如说她的第二个孩子到底是怎么死的,只有猜测。比如说萧军从延安回来,看到她和端木在一块了,三个人到底怎么摊牌,她和萧军怎么分的手,都不知道。她书里写的,很多都是她想给大家看到的,真实的东西可能更沉痛,更难去面对。
我为什么喜欢《商市街》,因为那时候她是甜蜜的,没有那么多痛,什么都可以讲郑诗雅,什么都可以自由地去表达。能看到她的真,她向往幸福、自由的生活,但同时她无奈地依赖在身边出现的每一个男人。她很细心、很细腻,但她又是挺“二”的人。她是个矛盾体,聪明,也挺笨的。
南方周末:你怎么样去把握她这种“二”?
汤唯:换句话说是质朴。她执拗地追寻自己想做的事,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安排,这在现代人看来有点傻,让我们心疼,钦佩,也有仰慕。只有她这样的性格才能写出这样的文字吧。
我爱用我觉得很过瘾的方式去表达自己。我觉得萧红也是。
四个男人,四根稻草
南方周末:你能理解萧红和她身边四个男人的关系吗?
汤唯:这四个男人就是她的四根稻草,我是真这么想的。
在那个环境中,她能生存下来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她的文字里更多的是看透一切之后的沉静,就是因为她经历过各种各样的苦难,寒冷、饥饿。那个年代,女人需要男人,没办法,不然她就活不下来,或者会被卖去做妓女。在被抛弃的时候能有一个人去依赖,在临死之前能有一个人去诉说而不是在房间里等死……她其实在一根一根地抓那些稻草。
南方周末:稻草之间有差别吗?
汤唯:跟汪恩甲我觉得是一段孽缘。这个男人出现在她可能还什么都不明白的时候。萧红跟他没有感情,只是他能给钱,能让我活下去,我不用回家,我还能跟我的命运去抗争一下。他帮了她,她怀了孕,他就人间蒸发了。如果没有汪恩甲,她后面的路不会这样。所以对张乃莹来说——那个时候她还是张乃莹,汪恩甲是一个悲剧的开始;但是对“萧红”的出现,他推波助澜了。
萧军是那个把她带进文坛的人,萧军是她这一辈子的挚爱吧。我觉这是一份恩情,有一份恩,一份很深的情,是真心的。
后来端木接住了她。他们俩之间不是爱情,而是在那种情况下有这么一个男人出现在萧红身边,欣赏她,爱慕她,这是她迫切需要的。萧军觉得女人不可以比男人更高,这是大男子主义、绝对权威的表现。端木却给了她巨大的满足感,让她被承认,被欣赏,这也是最开始她爱上萧军的原因。萧军不再给她了之后,南山中学双语学校端木又给了她,我觉得她对端木只是一种动心,就像你看到一个美好的东西动心了,但那不代表爱。
骆宾基是她弟弟的朋友,临终前一直和她聊天。他给了她很多帮助,也顺便出了本书,就是一种情分吧。
南方周末:萧红跟鲁迅呢?
汤唯:鲁迅对她是非常重要的人。从小父亲在她心中是一个冷漠的形象,祖父是惟一真正疼爱她的人,但去世得很早。在往后的日子中,她遇到的男人可能多多少少对她都有一些伤害,鲁迅的出现,弥补了她所有对男性角色的需要:父亲、祖父、老师,也许还有灵魂的导师。当然也有男女的层面,但是我们戏里没有去表现这方面的东西。
“这没心没肺的姑娘呀”
南方周末:你觉得萧红的一生是悲剧吗?
汤唯:看你从哪个角度看。
我也在想,如果让她再选择一次,她会走什么样的路。
她的祖父不要教她那些诗书就好了,没有受那次启蒙,可能她的人生会完全不一样:也许就安分守己地嫁个人,生一群娃,在呼兰县那个小天地里面,安安稳稳,就像她的母亲、祖母那样一辈子。
但这就是上天的安排啊,有她这样的一生才有我们现在能看到的这份精彩、这份传奇。
南方周末:你怎么看待萧红所写的“黄金时代”,那时她寄居东京,孤独地生活和写作。
汤唯:她跟萧军说的那句话,我只是想有一个地方让我安安静静写写东西。这都实现了,还有什么不好,这不就是黄金时代嘛?
导演说,“黄金时代”是张乃莹的反讽,自己一个人,爱人背叛了自己,对自己最重要的灵魂导师鲁迅先生刚刚过世,自己远在异国他乡,其实惟一可靠的就是这支笔。人在安逸中我觉得未必会出好东西,真的。从另外一个角度讲是悲戚、悲凉,也是一种骨气博望ok论坛,这就是她的黄金时代。所以你要从哪个角度听萧红的一生刘善英?
南方周末:你和萧红有多少共性?
汤唯:我不重要,重要的是角色。演员要用尽一切方法去理解角色深海攻击,最主要的还是要走进角色的生活。我们始终是不同年代的人,尤其她是一个作家,爬格子的人;我们是成天要化了妆,面对镜头,这就完全不一样。我看片的时候能够很明显看到演员的痕迹还在那儿,我觉得还做得不好,但是我已经尽力了。
南方周末:回头来看,《黄金时代》最吸引你的是什么?
汤唯:还是萧红。她的经历、她的人生,她的很多瞬间。比如她在码头上摔倒,眼看着那个轮船走了,然后就在那儿躺着睡着了娘妻演员表,睡到第二天,有人来了就说,能不能拉我起来。我说这没心没肺的姑娘呀,多凉啊沈佳润,这一晚上的。
没有煽情地让你悲痛或者怜惜,这样一个有才华的女人怎么会有这些境遇。但你会为她心疼,会觉得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她活得很真实。
比如“烤火腿”,戏里可能没了吧,那段我特别喜欢。炉子灭了,生火的木料也没了,越来越冷,到最后炉子外面感觉不到热了,就把脚给伸进去,伸到炉膛里边去烤。萧军回来了,说在干嘛呢?烤火腿呢。多可爱啊,那个瞬间,她生活的整个状态全都有了。
南方周末:你喜欢王佳芝、萧红他们生活的民国吗?
汤唯:最近我在想我们为什么老去拍民国的戏。我会向往那份单纯,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各种高科技的“残害”;所有东西都那么单纯和质朴,人的精神也意气风发的,还有那种团结,那种无需言语的彼此信任,都很值得重新拿回来。


汤唯,只有一个
作者:八妹
在我眼中,直男分为两种:
一种是喜欢汤唯的,一种是完全欣赏不来的。
喜欢她的,爱她私下永远不变的恬淡不争的气质,和戏中百变的女性角色代表。
对她无感的,认为她长相寡淡,不够惊艳,演技平平。

到今天,《色戒》已经过去十年,争议依旧还在。
有一点却无法否认,它是近十年来最好的华语爱情电影。
王佳芝成就了汤唯,金马新人奖的鼓励、各种大牌代言随之砸来。
这些让其他人垂涎羡慕的机会,却也让她背负上“一脱成名”的标签,地下两年,远走他乡,海外求学。
汤唯说:
“那个时候,我的过往无人提及,仿佛我是一个空降兵,直接落到了金马奖的颁奖台上,《色戒》在成就我的同时,也轻易将我此前的成绩轻轻抹去。”

我们只看到她的幸运、机遇、花瓶,唯独忽略了她的天分和努力。
如果《色戒》删减的7分钟是汤唯被封杀的绝对证据,那后来的卷土重来便是她实力证明自己的有力反击。
因为愿意脱的女人真的很多,但汤唯只有一个。

2007年接演《色戒》之前,汤唯是个籍籍无名的小演员。
拿着羽毛球国家二级运动员的证书,考上了中戏导演系。
演过电视剧、话剧,有过职业模特的经验,会行为艺术、编导、画画、播音。
即便谈不上天之骄女,也算是十分优秀了。

汤唯出生在浙江一个书香门第,父亲是个画家,母亲是当地有名的越剧演员。
受家庭环境的影响,汤唯从小就表现出在艺术和表演的天赋。
小时候,遵从父命学过画画,一度想成为一名画家。
1998年,19岁的汤唯陪同学去参加文化经纪公司的面试蔡继伦,结果自己却被录取了。
同年,她参加中戏的考试,文化课没有通过,遗憾落榜。
没有放弃的汤唯选择复读,三年后终于踏进中央戏剧学院的大门。
那些说她幸运的人,可能不知道,成名之前,汤唯已经在这个圈子奋斗了近十年。

家庭环境的熏陶,父母潜移默化的影响,加上汤唯自身的聪敏好学,让某制片人给出这样的高评价:
“汤唯可能是中国大陆女演员里,唯一看上去像念过书的人。”
回忆起《色戒》选角时的状况,李安说道:
“我就看到她气质很像以前的国文历史老师,现在两岸三地的年轻人中都找不到了。”

说实话,汤唯不是第一眼美女,却有着让人过目不忘的神奇魔力。
生着一张张爱玲笔下的六角脸,小方腮,五官谈不上精致,偏偏一双眼睛亮莹莹的,有神又有力杨雪鸥。
这种气质跟王佳芝有重合的地方,也有许多出入,但都被李安调教得妥帖得当,她自己也消化得很好。

2006年6月,李安公开为《色戒》挑选女演员。
被初步选中后,汤唯便到上海参加训练,学习苏州评弹、上海话、穿旗袍、打麻将、穿高跟鞋,每天的训练时间长达十个小时以上。

训练历时一个多月,李安决定与她签订合同。
于是,我们看到了不输张曼玉的汤唯,穿着旗袍,身姿摇曳,唱着悠长的小曲,眉梢眼角,皆是风情我成了张无忌。

她在电影中的表演有目共睹,面上波澜不惊内心波涛汹涌的感情刻画得入木三分。
演到最后,汤唯早已与王佳芝融为一体。
怪不得,李安会给出这样的高评价:
“汤唯之于《色·戒》,已不仅仅是女主角,是影片的所有。”
然而,盛名之下,更多的是非议和扑面而来的舆论压力。

2008年,汤唯从事业巅峰一下子跌落至人生谷底,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她做了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决定:出国留学。
她去了有海德公园的伦敦,带着全部身家,《色戒》片酬50万,广告代言费80万。
广告的代言费本是600万,税后480万其实已经打入她的账户,但碍于“封杀”二字的威力,新广告没播几次就被叫停。
她可以坦然将全部钱据为己有,内心却始终过意不去,最终退还了400万。

游学生活过得并不是很顺利,英语不好,学费昂贵,还时常被孤独寂寞的情绪吞噬。
摆在汤唯眼前的路,只剩下这一条:专攻语言,拿奖学金,打工养活自己。
于是,一边上课,一边在街头卖艺,成了她在伦敦别样的人生体验。
穿着报纸做的衣服,画了个类似日本艺伎的妆,用油彩在脸上画出京剧脸谱,在人行道上写毛笔字,替路过的人画肖像, 每天都会有收入。

最后,她甚至凭借自己羽毛球二级运动员的身份,应聘上了私人教练。
要知道,在英国,人工费非常的昂贵。
就这样,到伦敦还没一个月,汤唯就从吃老本的状态,迅速变成自给自足。
机会总是眷顾有准备的人,努力有时比天分更重要。

留英生活过得风生水起,国内也传来了好消息:
因为“优才”计划,汤唯接到香港打来的电话,她获得了香港居民身份证,港方邀请她前去发展。
而在香港迎接她的,是与天王张学友合作电影《月满轩尼诗》的合约。
于汤唯,这无疑不是一个难得的机遇,同时,她面临的挑战也不小。

汤唯的粤语很烂,为了演好爱莲这个角色,她又全身心投入到粤语的学习中。
她说:“身边的人都讲粤语,我改变不了这个环境,就只能去适应环境。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适者生存,人只有不断学习,才能走得更远。”
你看,她什么也不争,也不跟其他人比,却从未放弃过“努力”,永远都在跟自己并肩作战。
云淡风轻的背后,是不为人知、马不停蹄的努力。

更大的转机是在2011年,她参演了《晚秋》,一部由韩国导演金泰勇执导,和玄彬主演的电影。
戏里,两人只有24小时的感情戏,戏外,他们花了两个多月酝酿感情,为此,汤唯还学会了韩语。
为了演好囚犯安娜,她亲自去监狱感受。
待在狭小拥挤的空间,看着铁栅栏缓缓地关上,只有头顶上那一小束阳光。

拍《黄金时代》,萧红的书,汤唯是一本本地啃,还用繁体字抄录。
为了塑造出萧红因颠沛流离而面黄肌瘦的神态黄丹仪,在哈尔滨零下几十度的天气里,穿着薄衣和单鞋,独自在冰天雪地里挨饿受冻。

和汤唯合拍《黄金时代》的冯绍峰回忆说:
“汤唯是一个特别“较真”的人,她为了进入角色可以完全不顾自己,她一再跟我们说:‘冷和饥饿感是演不出来的’,我曾经跟她学习挨饿,结果饿晕过去,实在无法像她一样,汤唯的这种精神是我特别佩服和欣赏的地方。”
汤唯自己却说:
“我没有技巧,没有捷径,我只能走到人物的内心世界里面,感受她的喜乐,所以我每天都渴望能够进入这个角色的内心世界,让她的灵魂在我身体里。”

用榨干自己的方式演戏虽然很疼,但汤唯独爱这份“疼痛”,因为这让她感觉到了“真实”。
看似笨拙、找罪受,实则是一种热爱和虔诚支撑着她,让她一步步走进角色本身,走进观众的心里。
《武侠》里,汤唯演一个村姑,她在片场偷偷抓泥,有人好奇,就问她为什么。
她就说:没有一个干活的村姑指甲是干净的。简直认真到每个细节都不放过。

这让我想到了拍《色戒》前,为了彻底进入王佳芝那个时代,汤唯曾问过培训老师,那时的人刷牙是什么样的。
于佳佳这个角色不苦吧,但汤唯为了立达真实效果,演好孕妇的状态。
一天24小时,她都会背一个铅球在身前,洗澡的时候才肯取下来,一背就是一个多月3u8858。
努力和认真带来的结果,是别人眼中的好运气。

《北京遇见西雅图》刷新国产爱情片票房纪录,《晚秋》又刷新韩国电影节的记录,一气拿下10个大大小小的影后奖项,也让她收获了爱情。
我们都清楚,这并非偶然娄彩敏,所有外人眼中的偶然,都隐藏着内在联系的必然。
从因《色·戒》里的“裸戏”而遭遇全面封杀莽女追魂,到后来千万人心中的“文艺女神”,这种颠覆性的跨度,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舒淇曾说,她要将脱掉的衣服一件件穿回来,但这个漫长而艰辛的历程,她如履薄冰地走了十几年。
身处带着有色眼镜的男权社会,女性脱衣易,再穿难。

而汤唯之所以能让广大的观众“不计前嫌”地接纳她,除了电影带给她的角色光环,很大一部分原因,来源她独特的个人魅力。
她相当清醒,让艺术归艺术,生活归生活,走下荧屏,她做事勤勉,不争不抢。
没有任何社交账号,不博头条版面,不上综艺,更不混迹于任何社交媒体。
不拍戏时,她仿佛销声匿迹,失去了所有消息。
被偷拍的照片,永远是在图书馆、旧书摊、地铁站、菜市场。

在伦敦上大学时,她穿着衬衫、牛仔裤,抱着厚厚的书本,和寻常学生无异。
她爱逛小店,淘衣服,到批发市场买水果,在路边小摊吃十块钱的美食。

陈可辛回忆起与汤唯见面时的场景蜿组词,当时,她刚从唐山回来,穿着一双木头式的鞋子。
正是因为这双鞋,让陈可辛认定她能够演好《武侠》中的阿玉。
陈可辛评价汤唯时,这样说道:
“汤唯的一个优点在于,虽然盛名在外,但仍然保持了很多很朴素的特质,我这十几年来碰到的演员里,很少有人能保持这种单纯,她很能融入当地的环境,没有任何偶像包袱。”

在最近曝光的一组照片里,汤唯全素颜出镜,真的美到了我心里。
39岁了,看得出来,胶原蛋白开始逐渐流失,满脸的自信和从容却骗不了人。
温婉、知性、落落大方,举手投足间尽显大女人的高级感。

她给人一种刚刚好的分寸感,不管饰演戏中的角色,还是出席大小活动,简单一个眼神、一抹微笑,就让人沦陷了进去。
犹记2011年,汤唯出席韩国青龙奖颁奖典礼,身着优雅大气的薄荷绿礼服,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带上她标志性的宠辱不惊的笑容。
一点都不夸张,这张动图,我看了不下百遍。
给人以距离,却又感觉柔和,单单是这眼神里透露的淡然,很多女星就难以企及。

回首汤唯近二十年的演艺生涯,曾踏上云端、享受万人瞩目,也曾跌入谷底、遭受舆论唾骂。
面对人生的低谷,她不自怨自艾,身处荣誉名利中,她从不迷失自我。
于她而言,所有的一切无非过眼烟云,人生至此一遭,遵从内心、恣意过活才不枉过。
她也让我看到了,原来娱乐圈也有清流难浊,出淤泥而不染。
成而不滋骄,熟而不世故,说的大抵就是汤唯这样的人吧!
我只是想有一个地方让我安安静静写写东西。这都实现了,还有什么不好,这不就是黄金时代嘛?延伸阅读
王晓棠:淡极始知花更艳
维.托卡列娃:我一生都在等你
村上春树: 活得真实比什么都重要
本文由佳易博览出品公众号转载务必注明来源版权声明:我们尊重原创。文字、图片、视频、音频和素材,版权属于原作者。有些文章在推送时因某种原因与原作者联系不上,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jiayibolan@163.com佳易博览制作微信公众号:jiayibolan,谢谢您的关注!长按二维码 即可关注
意见反馈